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0th Mar 2007, 14:38 PM | 關心祖國 | (1463 Reads)
從龍圖騰到狼圖騰
karl
Picture
所謂圖騰(Totem)是印第安語的音譯,意為「他的親族」。

原始人認為每個氏族都與某種動物、植物乃至物件有著親族關係,此物即被該氏族視作保護者或象徵,即圖騰。就是原始時代的人們把某種東西當作自己的保護神,相信它們能保護自己。

圖騰,就是一種象徽,一種符號,一種「自己人」共同擁有的特性。法國的圖騰是公雞,德國的圖騰是鷹,英國的圖騰是獅子,中國的圖騰則是龍。
嚴格來說,中國的圖騰很多,各種少數民族差不多都有各自的圖騰,但由於古往今來的通婚和交流,也由於農耕的生活習慣,各少數民族也都接受了作為人數最多的漢族圖騰:龍。

千百年來,中國農民的生活,極其簡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著自己的土地,努力耕作,自給自足,惟一要關心的就是收成。而收成好與壞,全在天氣好與壞。在中國的傳統觀念裡,掌管天氣的就是龍,於是就出現了龍的崇拜,也就成就了龍作為中國的圖騰。

由於生活習慣的影響,農民最關心的就是收成,只要收成好,就意味著將來一年的生活不成問題,所以養成了農民的性格:安天命及和平,也就香港被稱為才子的陶傑﹐筆下常提的小農性格。民族存在決定民族性格,民族性格又決定民族命運。

小農性格有好有不好,好的是安天命、安本份,不好的是不思進取。中國以農立國,農民佔了總人口八成以上,自然也是以小農性格作為國民性格的主體,也就是中國今日之所以還沒能屹立於大國之列的最底層原因。

古時的中國,歷經萬千劫難,也造就了民族的融和,吸收了各民族的精華,豐富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狼圖騰的文化。

狼是蒙古族的圖騰,由於蒙古族是遊牧民族,生活難苦,除了要應付天災外,還是應付狼災,但狼為什麼竟成了他們的圖騰呢?

在西藏,禿鷹是將人的靈魂帶到天堂的使者;而在蒙古,狼是將人的靈魂帶到騰格裡(長生天)的使者。但這並不是蒙古人將狼當作民族圖騰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狼是蒙古人生活中的導師,也是草原的終極維護者。

蒙古人不把狗當作圖騰,即使蒙古狗可以力退狼群,保存人命和財產的安全;蒙古人也不把馬當作圖騰,即使蒙古人是被稱為生活在馬背上的人。但畢竟狗和馬都是人馴服的動物,只有狼是不能馴服的,被人馴服的動物又怎麼可以作為一個民族的圖騰呢?

在草原,蒙古人的生活艱苦,遊牧收入又不穩定,所以除了遊牧外,人們還要狩獵。人要狩獵,狼也要狩獵,而且狼獵鬥的不只是力,還有鬥智。狼有策略、有膽色、有組織,又肯捱苦、有耐性、肯犧牲小我。蒙古人的狩獵方法,很多都在從狼那裡學去的,這些都是蒙古人崇拜狼的原因了。

另一個蒙古人敬狼又怕狼的原因就是由於要長期與狼鬥爭,從蒙古人到蒙古狗到蒙古馬都養成了吃苦耐勞,驍勇善戰的特性,就是這種特性使成蒙古人可以橫掃歐亞,猶如狂風掃落葉一般。蒙古人以少勝多,以快打慢,是尖電戰的祖師爺,也是從狼身上學過去的。

由於這種堅忍、不折不撓的精神和高超的智慧及團結的力量,崇拜狼圖騰的民族所向無敵。中華漢民族在歷史上也多次敗於強悍的遊牧民族手下,從秦漢時期到元朝,狼的精神也由遊牧民族滲透到農耕民族的血液裡,從而豐富了中華文化,形成了勤勞勇敢的中華民族,勤勞主要來自於中華農耕民族的性格貢獻,而勇敢則主要來自於中華遊牧民族的性格貢獻。

近代的中國,備受欺凌,其根源就是在民族性格不夠強悍、不夠進取。明代鄭和下西洋時,西班牙和葡萄牙還沒發蹟,其航海技術更是粗糙原始,就是因為中國人不夠進取,所以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建立海上無敵艦隊時,中國人卻仍然處在鎖國政策下,固步自封,因循苟且。

現代的世界日新月異,西方先進的制度和科學技術,是建立在強悍進取的民族性格基礎上的。華夏民族要趕上西方,就要在農耕民族性格上痛下功夫,因為世界文明的競爭,最根本的就是民族國民性格的競爭。古往今來,每一個時期的世界都是奉行森林法則的,只有勤勞是遠遠不夠的,要在世界舞台上佔一席之地,還必須具備進取的精神、強悍的民族性格。這一點也是狼圖騰的精神給我們的啟示。


[1]

龍圖騰所代表的那種大一統氣度,才是中國文明形態持久延續的深層原因

  蒙古高原上已經春暖花開了吧。

  在中國版圖上,長城東西蜿蜒著,將南邊的農耕區與北邊的遊牧區劃分開來,成為一道氣候與文明的界標。想起一本名叫《狼圖騰》的書。在這本極具原創性的書中,作者借草原牧民之口,將漢人比喻成羊,將牧民比喻成狼,進而將它擴大為遊牧民族與農耕民族的象徵,將人類文明處境簡化為一種非此即彼的極端兩難狀態,不是做吃羊的狼,就是做被狼吃的羊,除此以外好像沒有其他選擇。

  這讓人感到困惑:難道我們只有選擇要麼做狼,要麼做羊嗎?當然不是。在狼與羊之外,中國人早就有自己的圖騰,這就是龍。

  人們可能會說,與狼和羊相比,龍不是子虛烏有的東西嗎?

  儘管中國各個歷史時期都有龍的造型在流行,但是,在自然界確實無法找到龍的真實原型,而中國人也確實不知道龍究竟是什麼。孔夫子應該算是古代的大學問家了,他曾經對弟子說:我知道,天上有飛鳥,可以用弓箭來射到,水中有游魚,可以用絲線來釣到,地上有走獸,可以用網羅來捕捉到。至於龍,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龍是什麼,卻不妨礙中國人千百年來都在畫龍寫龍塑龍雕龍。後漢學者王符曾經這樣描述龍:頭像駱駝,角像鹿,眼像兔子,耳朵像牛,頸項像蛇,腹部像蛤蜊,鱗像鯉魚,爪像鷹,掌像虎。這一造型,到宋元明清就固定下來,成為今天人們在北京故宮看到的龍的經典形象。

  實際上,龍並不神秘,它不過是大一統的象徵而已。

  龍首先是動物的大一統圖騰。龍的造型,既有飛禽,又有游魚,還有走獸,象徵性地囊括了天空、陸地和海洋的全部動物,可以算得上是動物大全了。

  如果按照現代專家學者的考證,龍不僅僅是動物的圖騰,還含有松柏這類植物圖騰的因素,那麼,龍就成為了一切生物的圖騰;如果龍還包含有雲虹閃電這類氣象與物候的象徵因素,那麼,龍就成為了生命世界的一個整體象徵,是地球生態圈的大一統式的圖騰。

  但正是這有幾分猙獰因而顯得威嚴、不可侵犯的想像的圖騰,投射出了中國人追求生命秩序、追求共生、追求大一統的深度心理意識。它遠比那些單一的真實的動物圖騰,比如狼或羊或鷹之類,要博大得多,複雜得多,深沉得多。

  我們再回頭來看《狼圖騰》作者的一個主要觀點。作者認為,以狼代表的遊牧民族是進取的、先進的,而以羊代表的農耕民族是保守的、落後的,給人感覺遊牧民族才是人類文明的主要創造者。但是,我們翻開世界歷史,看到的卻是相反的答案:是定居的農耕民族而不是遊牧民族,才是人類文明的主要創造者;那些後來有了創造發明的遊牧民族,也是在定居農耕之後,才有了發明創造。

  也許,作者以狼與羊來進行類比與區分,實際上是想表達文明與野蠻、剛健與柔弱、質樸與文雅這一古老的對立與衝突。作者認為,正是由於強悍、進取的遊牧民族不斷為柔弱、保守的農耕地區輸血,才使得中國文明形態得以延續至今。這一觀點不無道理,但是它卻不能回答這樣一個問題:世界上曾有過那麼多農耕文明,他們在不同時期都遭受過遊牧民族的入侵,或者說是輸血,為什麼這些文明形態最後都消亡了呢?

  任何一個文明,在高度繁榮之後,在作出發明創造之後,都會元氣耗盡,其文明形態都不可避免地會走向腐朽和沒落。在或漫長或短暫的衰敗時期,這一文明往往又會孕育出一種革故鼎新、返璞歸真的力量,從而使自己能夠在新的起點上開始新一輪發展。在中國歷史上,當南方農耕文明衰敗之時,北方遊牧民族乘虛入侵,既帶來災難與血腥,也帶來年輕與活力,這是歷史事實。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離開了遊牧民族,農耕文明就無法自我更新。中國歷史上每一個王朝腐朽之後,就會有大起義,大動亂,就會分裂一段時間,混戰一段時間,實際上就是在自我換血,自我更新。作為外因的遊牧民族,在中國文明自我更新的過程中,充當了一種助產婆式的角色,而並不是唯一的決定性因素。

  因此,一個文明的形態能否得以延續持久,取決於這一文明的內在特性,而不是外部因素。就中國而言,龍圖騰所代表的那種包容天下、博大無邊的大一統氣度,才是中國文明形態持久延續的深層原因。


[引用] | 作者 ykk | 4th Apr 2007 17:1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這篇回應不錯﹐何否整輯成文轉載在本網誌之上﹖


[引用] | 作者 燎原雜誌編輯部 | 4th Apr 2007 21:28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