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th Jan 2007, 11:36 AM | 學術文章 | (334 Reads)
資本主義的精神缺陷
CheGuevara
Picture
筆者推薦看一部書《熵:一種新的世界觀》﹐此書從能量消耗角度,直指亞當斯密與洛克等奠基的古典/新自由主義的根本缺陷。在資本主義社會﹐理性與私慾是資本主義的兩大精神支柱。前者被尼采預言崩潰並已經在二次世界大戰、60年代實現。到了今天理性依然未能重建,並必將面臨下一輪大崩潰。批判「資本主義對人性的異化」也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者的拿手好戲之一。 後者必將在一輪又一輪能源、環境危機中崩潰。

價值論在無論在哲學領域還是在科學領域都吵得不可開交都沒有結果,古典/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卻以一句「在理想市場競爭條件下價格形成都是合理的」給忽悠了。那怪不得經濟學家們不承認最低工資了,因為他們根本不認為工人的勞動會有多少價值,那自然給多低的工資都無所謂。

有的古典/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則乾脆說剩餘價值論是「謬論」。難道勞動本身不是一個增加價值的過程?利潤(把「剩餘價值」換作「利潤」會多點人明白)就應被資本家完全佔據?

今晚跟老爸到他工作所在的汽車駕駛培訓場的附屬小餐館吃飯,這家小餐館才開了一些天。草創階段,生意冷清,光顧的多為教練員介紹的朋友親戚。老爸既是這個培訓場老闆的好朋友,又是他的員工。

在吃的過程中,老爸告訴我這家小餐館顧客太少,正在虧本。老爸是經歷過知青上山下鄉的中年人,一直堅定甚至頑固的支持市場經濟,反對大鍋飯,即使他自己在國企改革中受苦於領導瓜分資產收益而導致下崗,他也義無反顧的認為原因在於「自己又老又無實力」。他一面喝酒,一面跟一位同事在我面前談經營生意的成本控制和找客源的難處、談做生意的人如何如何厲害等等。

想到馬克思恩格斯也很同情中小資產階級的慘況,畢竟能發家成為大資產階級的是極少數,更多數的是在走向破產。我便向老爸提出,不如削減人手,降低成本,讓剩下的工人多忙點。老爸立即反駁到:「當然唔得啦,不要看工人站在一旁好像很清閒,他們一忙起來時你真的意想不到,將這麼多工作壓落剩低的人身上,你想累死他們嗎!」

想起上次跟網友的辯論內容,便問老爸,這些員工有沒有簽合同、有沒有勞動保障保險之類。老爸和他同事立即露出輕蔑的眼神:「你就想啦。呢啲小企業邊有呢只歌仔唱。法律有規定嘎,註冊資本、企業規模、信譽評級等等都做咗數額限定,高過數額先可以發合同。」

這也是廣大兼職人員和中小企業人員(全世界都有,包括勞動法最健全的西方)的悲哀。沒有合同、沒有底薪,他們的生活沒有保障。一旦企業虧損倒閉,他們也拿不到應得工資。

有人曾經說過,他有的做兼職的學生反對最低工資政策,他們抱怨會使他們失去工作。我認為這些學生作出這種言論,純粹因為兼職只是他們社會歷練的手段,而不是謀生的依靠;假如前後倒轉的話,這些學生是不會反對最低工資的。

伸延閱讀﹕熵:一種新的世界觀(節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