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5th Nov 2006, 16:47 PM | 關心祖國 | (365 Reads)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淺探
CK
Picture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我國依國情發展社會主義的重大課題﹐只有正確地繼承和發展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創新﹐才能走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然而在較早前的改革開放第三次大辯論中﹐部份人對我國經濟發展問題和改革開放進行反思。不過﹐有部份言論卻認為現時我國主導思想乖離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原理﹐或者放棄毛澤東思想﹐這種說法明顯是站不住腳的。

主導思想一脈相承
執政共產黨在毛澤東逝世後至今﹐仍然視毛澤東思想為黨和國家的主導思想之一﹐後來的鄧小平理論是建立在毛澤東思想體系之上﹐核心內容是毛澤東在<實踐論>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的實事求是精神﹐而實事求是精神正是打破長征時期黨內出現過的本本主義﹑教條主義思想﹐乃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方針。鄧小平理論在實事求是精神上尋找出當時國家首要矛盾的所在﹐重新確定國家現時首要矛盾是人民內部矛盾﹐從而提出「發展是硬道理」概念﹐並以實事求是精神制訂出解決香港問題﹑兩岸問題以及「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外交戰略。三個代表論則在鄧小平理論之上﹐研究共產黨作為一個社會主義民主國家的執政黨需要具備的條件﹐從而得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執政黨必須代表先進生產力﹐才能領導人民發展生產力﹔必須代表先進文化﹐才能建立社會主義國家的精神文明﹔必須代表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才能以民為本﹐獲得人民擁戴﹐更是執政之本。可以說三個代表論是一套共產黨的立黨和執政目的之理論﹐乃是共產黨除了因新民主主義革命而建立新中國而取得執政正當性之外﹐回答了共產黨在建立了一個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民主國家後應該「怎麼辦」的問題。有人曾對三個代表論的理論高度表示質疑﹐那只能說他們不明白三個代表論的理論高度和真理性。試問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執政黨如果不能代表先進生產力﹑不能代表先進文化﹑不能代表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它的執政正當性何在﹖

第四代領導提出「兩個和諧論」﹐則是在三個代表論和「韜光養晦有所作為」外交戰略的進一步深化﹐如果說三個代表論中「代表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是立黨之本﹐建立和諧社會則是「代表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方法﹐也是建立小康社會的原因﹔假如「韜光養晦」是為了「有所作為」﹐構建和諧世界就是「有所作為」的目標。可見﹐我國的各個主導思想乃是環環緊扣﹑一脈相承的。任何批評我國主導思想乖離馬克思主義原理﹐或者放棄毛澤東思想的言論﹐都沒有理論根據。

社會主義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之間的過渡
至於我國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問題上﹐應該怎麼辦﹖似乎﹐我們需要對馬克思唯物歷史觀再一次進行理論探索﹐才能深化我國主導思想的理論基礎。

首先﹐在唯物歷史觀中﹐共產主義是執政共產黨的奮鬥目標。共產主義是一個社會階段﹐其經濟內涵是一種生產關係﹐因為生產資料共有﹐而令到生產關係中再不存在剝削者和被剝削者﹐社會階級亦不存在﹐而社會主義階段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之間的一個過渡﹐為了達至這種過渡﹐無產階級必須取得上層建築發展的主導權﹐從而將舊有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逐步改變。

然而﹐由於共產主義是人類未來社會的一個歷史階段﹐所以我們只能說這是比現在社會更進步的階段。如果這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經階段﹐那麼人類社會是否邁向共產主義就不再是美不美好的問題。將來共產主義社會形態將會怎樣﹐共產主義社會的上層建築將是甚麼一回事﹐現在是無法想象出來的﹐任何想象都只是假設﹐更有可能流于幻想。

更重要的是﹐共產主義既是一種社會形態﹐亦是一種生產關係﹐即共產主義生產關係在共產主義社會中佔有人類生產的統治地位。那麼﹐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關係會否存在﹖我們不能排除仍然存在的可能性﹐不過並不佔有人類生產的統治地位﹐而最終完全被淘汰。如果社會主義是一個過渡﹐那麼社會主義就是原有資本主義社會生產關係的一個淘汰過程﹐即是生產資料公有制的生產關係﹐逐步取代生產資料私有制生產關係的一個過程。

社會主義可存在兩種生產關係
換言之﹐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或者應該說﹐儘管整個人類世界絕大部份進入了社會主義階段﹐資本主義生產關係還是必然會存在的。大家可能會感到困惑﹐為甚麼會這樣說呢﹖我們可以回顧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過程﹐而得出結論﹐例如﹐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主義僱傭關係是佔據著社會生產關係的統治地位﹐是不是代表著舊封建時代的師徒生產關係﹐或者自僱經營式手工藝的生產關係完全消失﹖答案是否定的﹐只是這些生產關係逐步被淘汰和息微。又例如﹐歷史中不少國家在進入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初期﹐是否封建的農奴制度立即消失﹖答案也是否定的﹐只是資本主義社會發展了一段時間﹐社會性大生產佔據了經濟基礎的統治地位﹐農奴制度才走向崩潰。因此﹐在社會主義這個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的過渡階段中﹐私有制生產關係應該必然仍然存在﹐物權概念也應該必然仍然存在﹐並與公有制生產關係並存﹐只是私有制生產關係在社會主義階段中逐步喪失社會生產的統治地位﹐最終被公有制生產關係所取代。當人類社會全面實行公有制生產關係﹐社會主義階段結束﹐並進入共產主義社會。

或許這樣說﹐一些人認為在社會主義階段中只能出現計劃經濟﹐不能存在市場經濟﹐不能存在商品和物權概念﹐不容許存在資本主義生產關係﹐連同資本主義生產關係中的經濟剝削﹐也需要在一進入社會主義階段時便需立即消失﹐否則就是「修正主義」或者資本主義復辟﹐這是違反唯物歷史觀的。

始終是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
問題的關鍵是﹐究竟在一個社會主義階段中﹐是甚麼去決定生產關係呢﹖一個無產階級政黨控制了上層建築和國家機器﹐是否就能憑無產階級專政去決定社會主義社會的經濟基礎呢﹖如果我們相信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如果們相信客觀物質變化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如果我們相信馬克思唯物歷史觀﹐則知道資本主義社會生產關係的淘汰速度不能以主觀意志為轉移﹐因為任何一種經濟社會形態的產生和滅亡都取決於物質條件﹐是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當社會的生產關係與社會的生產力不能相適應﹐生產力就會滯後於社會的整體需求﹐社會資源分配不平均的程度就會加劇﹐造成嚴重的社會矛盾﹐最終就會導致一種生產關係失去了社會生產的統治地位﹐伴隨著這種生產關係的上層建築也會崩盤﹐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種能夠與社會的生產力相互適應的生產關係出現﹐重新解放生產力和發展生產力﹐並取代原有生產關係的統治地位﹐舊有的剝削方式就會逐步消失﹐資本主義社會崩盤和人類進入社會主義階段的歷史發展規律也是一樣。如是者﹐社會的生產關係能否與社會的生產力相適應﹐決定了哪種生產關係在該社會經濟基礎的統治地位。因此﹐鄧小平說﹕社會主義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兩極化﹐消滅貧窮﹐最終達至共同富裕」。

革命與無產階級專政的作用
那麼﹐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意義在哪﹖無產階級革命是資本主義社會崩盤的結果﹐經濟環境較為落後的地區和國家爆發無產階級革命﹐則是在資本主義發展成帝國主義後所出現的現象﹐即經濟環境較為落後的國家在帝國主義剝削和壓逼下﹐國內資產階級協同帝國主義勢力進行剝削﹐使當地的工農階級無法透過生產而獲得生活資料﹐最終爆發革命。

至於無產階級專政﹐則是確保一個國家在進入社會主義階段後﹐盡量避免出現反覆﹐即確保了社會朝著共產主義社會的方向邁進﹐簡而言之是確保「無產階級革命的果實」﹐而國家機器由無產階級政黨執政﹐則是社會主義國家內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體現﹐並由這個無產階級政黨長期執政來確保「革命的果實」。無產階級政黨並無能力透過國家力量去改變該社會的生產關係﹐國家力量只可以說發展社會主義的助力﹐最重要還是找出那種能夠與社會的生產力相適應的生產關係﹐用以評估該國社會主義的「過渡水平」。如果是社會主義過渡的初級階段﹐就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到公有制生產關係能夠與社會生產力相適應﹐即能達到「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的效果時﹐公有制生產關係便會逐步取代私有制生產關係。到資本主義社會生產關係完全被淘汰﹐資產階級也自然不存在﹐人類亦進入了一個沒有階級的共產社會﹐之前的階級矛盾消失了﹐人類社會就會邁向和諧。所以說﹐社會主義就是要建立一個和諧社會的論述是正確的﹐作為一個無產階級政黨﹐在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執政黨﹐以構建和諧社會作為社會發展目標﹐也是正確的。

結論﹕社會主義存在反覆危機
最後一點我們是必須清楚的﹐就是當我們說人類進入社會主義階段﹐是人類整個世界中的大部份社會和國家進入了社會主義階段﹐或者至少存在進入社會主義階段的趨勢和條件。因此﹐假如我們認同唯物歷史觀﹐我們便不能忘記﹐人類從資本主義社會崩盤到全面走進社會主義階段﹐有可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人類全面進入社會主義階段到走向共產主義社會階段﹐也有可能是漫長的過程。例如﹐我們如果認為英國光榮革命是資本主義革命的開始﹐整個人類社會由封建社會演變到資本主義社會則花了三百多年的時間。那麼﹐如果說十月革命是無產階級革命的開始﹐單是整個人類社會由資本主義社會演變到社會主義社會也可能需要花了三百多年的時間。當然﹐如果人類社會在演化到共產主義社會之前沒有被滅絕的話﹐人類社會由資本主義社會演化到共產主義社會需要多少時間﹖沒人可以知道。只可以說﹐在這個過程中﹐可能一些國家會率先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即一些國家開始邁進社會主義階段﹐一些國家則仍停留在資本主義階段﹐中間可能存在一些反覆﹐可能出現倒退﹐社會主義國家中的無產階級專政可能會倒臺﹐資本主義會復辟﹐正如法國大革命之後也出現過幾次君主制復辟一樣。如是者﹐東歐和蘇聯的顏色革命而出現的資本主義復辟﹐就不難解釋了。

有了這樣的認識後﹐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就只有明確了解的執政目標﹐明白執政共產黨的群眾基礎﹐確切了解廣大人民的實際需要﹐明白社會主義國家內的現存矛盾﹐以及化解國內現存的社會矛盾﹐才能確保人民民主專政(即無產階級專政)繼續下去﹐才能確保無產階級革命的果實﹐是防止資本主義復辟﹐避免中國再次走資產階級階級專政回頭路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