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th Oct 2006, 11:12 AM | 論文及研究專區 | (438 Reads)

 

健康與瘦
Karl  

 

Picture 
前言
近年來,許多繊體公司都落足本錢地大賣特賣廣告,強調女性的苗條身體的重要性。這些公司透過傳播媒介向大眾不斷地輸送錯誤的概念,把繊瘦甚至近乎病態中的瘦的概念,潛移默化的貫注在愛美一族的腦海中。他們甚至造成了一個假像:「凡事不瘦的都是不健康的。」於是乎,無論是胖的瘦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點錢而又在乎自己的外表的,都一窩蜂地去繊體,去奉獻。

 重複又重複的傳播媒介影響了大眾的價值觀,被引導了的價值觀又影響了他們對健康和體態的態度,這種態度又令到傳媒對繊體訊息的傳播趨之若鶩。這種互相影響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人都把錢往這些繊體公司裡塞。由於利之所在,繊體公司也越開越多,廣告也越來越鋪天蓋地的覆蓋著整個城市。越來越多的錯誤的健康訊息被植入人們的腦海裡,這種惡性循環在不斷的加劇著。人們錯誤的信念系統影響他們去決定他們何時需要幫助,以及需要哪一種他們認為是適當的幫助(Petersen & Meredith, 1995).。

在廣告和傳媒的影響下,人們對健康和美麗的態度和行為在一天天的改變著。錯誤的健康和美麗的概念深深地根植在人們的腦海中。於是,就會發生很多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健康問題。

女性的傳統角色和身體意像

在中國的傳統裡,無論在家裡還是在社會裡,女性通常是扮演一個輔助的角色。在古代,女人的地位是次等的,她們在社會地位取決於生殖能力,以及終生要受丈夫或兒子的支配(Perry & Schenck, 2001)。即三從,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多數在香港的中國人都受到儒家思想的影響,在過去,多數的女人在財政和社交上都要依賴男人。社會認為女人是要貞潔和善解人意的,女人最大的成就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生育眾多。苗條身裁對女人來說並不是好身材,反而胖胖的才是好的身材。

女性的現代角色和身體意像

在1960年代後,這幾十年來,女性的角色隨著社會急速的發展,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女性的社會地位變得越來越高。大部分的女性都有工作,而且在社會中的地位也越來越高了。香港是一個中西文化交流中心,也同樣受到中西方的文化所影響。文化是一種在某種特定群體裡的行為(Baran, 1998)。.隨著女權意識的抬頭,女性所關心的不只是她們的家庭,還包括了她們的學業、事業、朋友、身體意像等等…… 。女性對自己有了新的看法了。今天,在女性中最熱的題材是健美和苗條的體型。許多女性都有飲食的問題,她們不敢吃「太多」,甚至有的女性還患了飲食方面的疾病。.

社會方面關於身體意像的因素

身體意像和大眾媒體

人們的態度和行為很受大眾媒體的影響。最近幾年,大眾媒體對苗條體態的鼓吹到了一個無孔不入的地步。鼓吹苗條身型的廣告在電視裡、收音機裡、報紙上、雜誌上都隨處可見。模特兒公司指定的可以接受的女性體型-------年輕而且有極端瘦的「理想」體態,成了眾女性的目標(Sapsford, Bullock-Saxton & Markwell, 1999)。在大眾傳媒和朋輩的影響下,很多女性被迫要去少吃一點。

「吃少一點」的念頭變得越來越流行,甚至小學生也受到影響。在2001年,有個關於小學生的調查,.香港進食失調中心(Hong Kong Eating Disorder Center)發現了10%的香港青少年有飲食失調問題。大約20%的被訪學生覺得他們「太胖」,他們之中有大約20%有「節食」的經驗。.雖然只有5%的學生是超重的,但有超過40%希望變得更瘦一點。超過70%的被訪學生都認為瘦人比胖人更漂亮,而且瘦人比胖人穿起衣服更好看。超過20%的被訪學生希望將來可以像那些模特兒一樣瘦。傳媒關於「越瘦越好」的吹捧對飲食失調的孩子來說造成的影響不謂不大。

身體意像和飲食失調

很多成年的女性和青少年時期的女孩都節食,有的一天只吃兩餐,有的沒有攝取足够的營養但做了過量的運動,有的光顧繊體公司和服用它們提供的藥物,有的自己去買一些所謂的「健康產品」。有些私家醫生甚至處方了一些藥物,讓急欲減肥的女性的食欲下降,去達成減肥的目的。這些行為造成了許多身體的問題,甚至造成了飲食失調。對身體需求不尋常的干擾通常會導致相關的心理問題(Castle & Phillips, 2002)。但是,在繊體的風氣下,很少人會去關心健康的問題。

文化和大眾傳媒

文化是看不到的,但文化對人們的影響深遠。過去,中國人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現在,人們深受大眾傳媒影響。但是,人們並不在意這些改變。最受某種文化思想影響的人,最不知道自己受了那些影響(Groothuis, 1994)。這就是大眾傳媒在文化中扮演至關重要角色的原因了,傳媒對文化的影響深遠。.社會文化對飲食問題和飲食失調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也是常見的(Thompson & Smolak, 2002).

文化和社會的轉變是非常難懂的,而且時刻在變動著。試圖去全面了解這些變動是困難和複雜的(Furze & Stafford, 1997)。文化通過大眾媒體去建造和維持,文化的力量就居住在媒體的傳播中(Baran, 1998).。女性對身體意像的看法的是受幾個因素影響的,包括了父母、大眾傳媒以及朋輩。. Thompson and Smolak (2002)說過,媒體印像對身體自尊的影響是複雜而混亂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繊體公司大量風行的廣告,流行歌星和藝員也參與宣傳是另一個原因。 好些女性的謬見是苗條的身材可以讓她們更受歡迎,她們去繊體就是為了要擴大社交圈子。

廣告和繊體公司

繊體公司製作了很多的廣告,其中包含了很多錯誤的健康訊息,這些訊息通過電視,收音機,雜誌、電影和廣告板向人們發送。Guillen and Barr (1994, as cited in Sapsford, Bullock-Saxton & Markwell, 1999)認為這些廣告對美女的刻板形像是高和瘦的,就好像一條管子一樣。這些訊息的焦點不只是影響成年女性,青少年的女孩也一樣深受影響。

繊體公司把自己包裝得像專業的健康機構,去贏取公眾的信心,這就是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去光顧繊體公司去買「健康產品」。 人們的價值觀和對健康的身體意像的態度被那些繊體公司誤導及扭曲了。扭曲的身體意像和飲食失調是分不開的,尤其是在現今的社會更加明顯(Castle & Phillips, 2002)。香港政府2003年宣佈收集市民對監察健康產品廣告的意見,但到目前為止好像還沒有實質的行動,大部分這一類的廣告還是不受監管。

健康和美麗體態的社會標準,已經在持續的廣告攻勢影響下慢慢地變了。人們開始認為胖的體型為不健康的體型,瘦是健康和美麗的唯一標準。很多女性都去追求苗條的身材,但是她們在作出抉擇的時候容易傾向於忽略健康的重要。她們的焦點集中在體態上而不是在健康上。對身體意像的社會標準,可以分為心理上和行為上兩個成份(Castle & Phillips, 2002)。而這兩個成份引致女性在追求心目中的身體意像中,把女性引向重視外型而忽視健康。

結論

健康最受個人的行為影響,健康與否取決於人們怎樣生活和吃什麼食物。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有健康的身體。健康不只是個人身體上的狀態,對環境的適應和保持穩定的心境也是健康的特徵(Petersen & Waddell, 1995)。

人們對健康的態度和行為是深受文化影響的。由於大眾傳媒在現代的生活中佔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文化和傳媒的互動吸引著越來越多人的注意力。政府和社會需作出相關的行動,對不實廣告的監察,需要儘早實施。政府和衛生部門必須在媒體上和學校裡向市民提供正確的健康訊息。政府應該採取積極的措施,改變兒童身處的環境,尤其是他們接觸到的資訊,從而逐步影響他們的生活習慣,例如﹕要避免不良食物的宣傳資訊泛濫,灌輸正確的健康資訊及提供充足的選擇。市民需要給予足够的知識去認清何謂真正的健康,只有這樣,市民才可以在健康的信念、態度和行為上,發揮健康生活的真粹,因為個人的內在知覺是受外在環境影響的!

Reference:
Baran, S.J. (1998). Introduction to mass communication: Media literacy and culture. London: Mayfield Publishing Company.


Castle, D.J. & Phillips, K. A. (2002). Disorders of body image. Petersfield: Wrightson Biomedical Publishing Ltd.


Furze, B. & Stafford, C. (1997). Understanding Society and Change. Melbourne: MacMillan.


Groothuis, R. M. (1994). Women caught in the conflict: the culture war between traditionalism and feminism. USA: Baker Books.


Hong Kong Eating Disorder Center. (n.d.). Retrieved Febarary 17, 2004, from http://www.heda-hk.org/content/hk.htm


Perry, S. & Schenck, C. (2001) Eye to eye: Women practicing development across cultures. New York: Zed Books.


Petersen, A. R., & Waddell, C. (1995). Just health: Inequality in illness, care and prevention. Melbourne: Churchill Livingstone.


Petersen, S.F., & Meredith, B.M. (1995). Health, illness, and the social body: A critical sociology. New Jersey: Prentice Hall.


Sapsford, R., Bullock-Saxton, J., & Markwell, S. (1999). Women’s health: A textbook for physiotherapists. Sydney: WB Saunders Company Ltd.


Thompson, J. K., & Smolak, L. (2002) Body image, eating disorders, and obesity in youth: Assessment,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