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st Oct 2006, 18:15 PM | 關心祖國 | (458 Reads)

面對國家的海洋戰略, 民間保釣的路應如何走?
J-10A

Picture
陳毓祥先生之死, 不覺十年, 感慨良多!

上次成功登上釣魚島是2004年, 由七名內地青年組成的突擊隊搶灘成功; 而最先發起民間力量保釣的港台人士, 自1996年登釣成功後一直再沒有成功過. 十年過去, 當年港台聯合的保釣力量, 在先生離世後只有片刻光輝, 實在令人惋惜.

台灣在這十年裡, 力量相對於大陸, 已大不如前, 領導人以媚外以求自保, 對於釣魚台的主權問題, 態度非常消極; 而國民黨沒有公權力, 即有保釣之心, 亦難有作為. 而香港方面, 正如無雙所講, 十年前保釣的中堅分子當中, 都是四十來歲的第一代保釣人士, 年輕力量過於薄弱, 經十年消磨, 更不成氣候.

反觀大陸, 經過十年經濟快速成長, 社會上的確存在一些不愁衣食, 兼有民族大義的青壯年人士, 而且大陸民間普遍存在惡日情感, 大陸保釣人士如堅持抗爭活動, 除非官方出面阻撓, 民間的支持力量是非常強大的. 如去年4月國內的反日浪潮, 只要能將部分群眾的反日情緒適當的引導的保釣的力量上, 所發出來的力量將是多麽巨大!

大陸民間對保釣的熱情有多大, 我個人有個小小經歷, 可以佐證: 我經常會坐公車經南頭關進入深圳市區, 通常公車過了關會在關口停留片刻, 讓沒有邊防證的乘客可以下車過關後再上同一班車去目的地. 就在這片刻的停留時間, 會有賣報紙的小販上車向乘客兜售當日報紙, 平時一趟車內會買報紙的乘客很少會超過三個人, 更多的情況是一份報紙都賣不了. 不過有一次, 當日報紙頭條是美日有意以釣魚島作投彈訓練區, 中國強烈抗議, 買報紙的乘客頓然有七八個之多, 由此可見在大陸民眾的心目中, 釣魚島問題是非常關注的.

十年前, 東海的問題還未有被激化, 中日就釣魚台問題的矛盾尚未放到台前. 雖然無奈的事實是, 對於釣魚島, 日本有實際的控制權, 但雙方還是透過民間力量去宣示主權為主.

就在先生不幸離世後不久, 我曾撰文指出, 中國政府之所沒有在釣魚島問題上與日本對著幹, 是因為中日角力乃至中國的國際戰略, 中國的戰略重點都應放在南海而非東海. (1)南海超出了日本海上自衛隊的投送能力, 但距離海南島相對較近, (2)而且對於南海海域, 中國的軍事力量在該區域遠超過其他周邊國家; (3)由麻六甲到台灣海峽, 巴士海峽的南海水域, 是中東石油向亞洲運輸的國際航道, 日本經濟生產所需的原料, 85%由此航道輸送, 而且是先要過南海才可過東海. 所以無論在外交上或軍事上, 中國對南海海域有地緣優勢, 以當時相對有限的國家資源, 投放到南海, 效益遠高於東海. 所以中國要爭取的, 是南海海域的主導權, 而不是在東海方面與美日對著幹, 耗費資源; 只要堅持底線, 不放棄釣魚島主權, 以民間力量作為東海爭議的台面力量, 背後撐腰, 咬著不放即可. 以目前中國的國力而言, 這還是行之有效的國家戰略.

十年過去, 國家在南海海域及其周邊的優勢越發明顯. 首先是中國與東盟的關係越趨緊密, 透過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立, 在貿易互惠的基礎上, 中國的確在這區域影響力與日俱增, 自然在南海爭議的問題上佔優勢; 相反, 在去年的東亞峰會, 日本對東盟的失敗外交, 更顯示了中國的優勢明顯, 中國主導南海海域, 只是時間問題.

近兩年, 日本將東海問題高調化, 能源與領土問題固然是箇中原因, 但亦不能忽視, 日本對於中國主導南海海域, 存在巨大的不安感. 要知道, 即使以東海中間線劃界, 東海陸棚上日方的(石)油(天然)氣田取得的油氣, 不能直接以管線輸送到最近的琉球群島, 因為中間隔著沖繩海溝, 輸送管道無法通過. 若以海底管道經對馬海峽送至九州, 則要建造超過2000公里的海底管道, 成本與工程難度都很大. 如以船隻到油氣田裝載的方法,則容易受天氣影響, 供應不穩定. 日本兩個獨自開採東海油氣的方法, 都是難度高成本高的項目, 導致在東海開採得來的油氣, 比從中東購買的還要貴, 以至在和平時期沒有效益, 在戰時也沒有保障. 所以, 我認為, 日本將東海問題高調化, 只是希望將大陸的戰略資源, 吸引到東海這邊來, 製造緊張, 以迎合美國或日本國內右翼所喧染的中國威脅論, 或藉此增加談判的酬碼而已.

因此, 我認為, 就國家的整體戰略而言, 東海問題(包括釣魚島問題)不是優先要處理的事情, 只要堅持底線, 與日本來個長期抗爭即可. 而且只要先解決台灣問題, 東海問題就更易解決. 因為釣魚島自清朝已有官方文獻記錄其為台灣省宜蘭縣轄, 歷史上法理上, 以台灣去爭取釣魚島主權要比大陸去爭取來得合理; 而確認釣魚島歸台灣後, 中間線問題則不復存在. 而我所指的解決台灣問題不是要等到統一, 只要兩岸能在「一中」問題上有突破, 兩岸關係拉近, 大陸就可以作為台灣的後盾, 力爭拿回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的治權.

作為民間保衛釣魚島的力量, 我們不應拘泥於以往的保釣形式. 在中外媒體的鏡頭下硬闖釣魚島, 固然能爭取社會大眾的支持, 不過看來, 今日香港的保釣人士還只懂得用這種形式. 既然撐著保釣的旗幟去籌款, 動輒都可以籌得幾十萬, 這些錢除了用來登島, 其實還可以用來做研究, 做資料搜集, 然後結集成書, 或製作展覽, 讓更多年輕一代可以深入的了解這個歷史問題, 從而增大保釣力量. 保釣作為一個長期的社會運動, 不可能靠幾年一次的大型登島活動去維持社會大眾對其的熱誠, 保釣需要薪火相傳, 我們要在教育年輕一代上做功作, 單靠英雄式人物去帶領的保釣時代, 自先生不幸「中道崩殂」後, 已經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