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th Oct 2006, 02:44 AM | 香港時政 | (509 Reads)
陳毓祥犧牲十年追思
無雙直傳 2006年9月25日
Picture
不知是機緣,還是巧合,今晚孔明出席了追思會,悼念了陳毓祥。

搬了新家,想把跟了我多年的孔明畫像砌圖,裝上畫框掛在牆上,因此,今早就帶着畫像到公司鄰近的裝裱公司配畫框。回到公司看報,才知道今天晚上有陳毓祥為保釣犧牲十年的追思會,十年了,怎麽能不去追悼故人。
十年前我正唸大專,就是九六年第二波保釣運動興起之數月前,那時兩岸關係惡化,大陸於台海試射導彈,美國派出航母艦隊駛過台灣海峽。雌伏了多年的首批保釣人士之一的陳毓祥先生,不容美國干涉我國內政,招集年青時的保釣戰友,再次發起抗議活動。父輩的朋友正是七十年代與陳毓祥的保釣戰友,他把我引薦到先生處,參與先生發起的抗議活動。不久,第二波保釣運動就此興起。

我就這樣在課餘的時候,跟着先生參與保釣運動,那時先生的戰友們都是中年人了,很多時在活動中,我就是最年青的那一個。最後的一次跟着先生到日本外交部抗議後,我們十多人就到了馬路對面的麥字頭快餐店稍息,在閑談間,先生提出了想弄條船到釣魚台宣示主權的想法,那時候有人提出究竟是掛五星紅旗,還是青天白日?至今,當時先生堅決的神情說:「我一定帶五星紅旗。」,我還經歷歷在目。

那次之後,先生和老保釣們就沒有再找我了,可能因為我還是學生,他們不想我參與出海的抗議活動吧。我是後來看新聞才知道先生出海保釣,看着先生在新聞片中走上了保釣號,從此不再回來。先生年青時為保釣付出了第一滴血,到最後亦為保釣付出了生命。而我就只可付出悲傷的心情出席先生的喪禮和追思會。

十年了。先生犧牲了十年的今天,不知是機緣還是巧合,我帶着孔明的畫像出席了先生的追思會。正如大會主持人說:「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我回家掛起畫像,看到畫像亦有點點哀愁,是孔明為先生而淚滿襟嗎?

先生啊!孔明啊!請你們在天的英靈不要再為國事哀愁,因為你們的遺志有我們後人來承擔。今天未能取回釣魚台,明天還可以,這代人未能取回釣魚台,下代人還可以,只要後繼有人還怕釣魚台取不回來嗎?我相信終有一天我們不會再淚滿襟。

願先生在天之靈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