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th Oct 2006, 02:38 AM | 關心祖國 | (454 Reads)
湖南遊記﹕看農村發展
J-10A
Picture
九月初我到了內地農村, 不過不是考察, 而是「探親」。 跟上次到我女友家作客相隔緊兩年, 變化郤不少. 我女友的村子在湖南省永州市寧遠縣境, 位處湘西南, 距粵北連州市只2小時車程, 是傳統的貧困地區。
先談談縣城的變化. 兩年前第一次到寧遠時, 全個縣城沒有一枝交通燈, 只有一條公車線路, 公車車身上斑斑鏽漬, 不知是從那裡買回來的舊車, 街上最多的是三輪摩托, 兩塊錢, 縣城內任縱橫。 今次回去不一樣了, 交通燈有了, 公車換了全新的廈門金龍, 坐三輪摩托要三塊錢了。 市容方面, 感覺也乾淨了, 街道上再沒有垃圾堆了, 上次在街上閒逛, 手中握著空的康師父冰紅茶膠瓶, 幾次有人主動上前要取, 今次可沒有了。 市場旁邊的街道開了幾間服裝連鎖店, 網吧林立, 也開了一個大商場, 縣裡第一間超市, 美式炸雞漢堡包(不是KFC)也有了。 女友說, 以前全縣城只有一間百貨公司, 貨品選擇少而且貴, 現在多開了幾間, 之前唯一的那間百貨公司現在很少人光顧了。

為何只是兩年時間, 變化如此, 女友無法給我解釋。 但從我的觀察中, 我認為還是與外來的固定資本投資的增大有關。 在進入縣城的公路旁, 我見到一大片農田被紅土覆蓋, 幾座簇新的鋼筋混凝土廠房座落其上, 部份已投產, 門口還可以見到繁體字的廠名, 當中還有港資的。 女友說, 在這些廠打工, 基本工資約六百元一個月, 扣除一個月五十元的伙食, 每家只要有一個人進廠打工, 加上家裡種田的收入, 全年已不愁衣食了。

另外一個我見得到原因﹐是政府也積極投入資金發展旅遊業。寧遠發展旅遊業有得天獨厚的歷史文化資源, 縣城南面30公里就是九嶷山, 據《史記》載: “舜南巡狩, 崩於蒼梧之野, 葬於江南九疑”, 九嶷山就是虞舜帝陵墓, 舜帝陵就建於九嶷舜源峰下。 另一個文化遺產是寧遠文廟, 是我國目前保存完整, 始建時間最早的兩處文廟之一﹐世有“北有曲阜孔廟, 南有寧遠文廟”之稱。 奈何寧遠地處偏遠, 交通不便, 局限了這方面的發展, 現在正建造一條連接廣東清遠的快速公路, 建成後, 無論人流物流都會增加不少, 對當地經濟的提升將起加速作用。

現在再談談農村裡面情況﹕ 從縣城入村, 大概要坐半小時的摩托車, 之所以要坐摩托車, 是因為有段路是越野情況, 有點像野外電單車障礙賽的路況, 小車很難走﹔而開車的, 載著我及行理, 還能在凹凸不平的路上保持平衡, 期間甚至連腳也不曾觸地, 他的技術也是世界級的。 如果徒步的話, 這段越野路要大概走一個小時, 才能到達連接縣城與鎮的柏油路, 交通不便, 所以我女友村子裡的收成, 主要是作為自糧, 絕少是賣出以賺取收入。

進村後, 除了我女友家的新房子, 所有景物與兩年前我來的時候相比沒有什麼變化。農村裡盡是老頭和小孩, 像我這樣正值精壯之年的男子或女子都出外打工了, 村裡最主要的經濟收入是他們出外打工寄回來的金錢。究竟寄回來的錢有多少, 很難準確得知, 但有趣的是, 不像其他我路過的村子, 時值農歷閏七月, 理應是第二造稻穀穗香初發之時, 路上我見到不少地方, 田裡己發金黃, 唯獨這村子竟然無人種第二造稻穀。 我女友說村子裡的人實在太懶, 每年只種一造, 我則認為, 既然寄回來的錢都夠用了, 村裡的老頭都五六十歲了, 又可必辛苦自己。

還有一個有趣的情況是村裡小孩亦不少, 多數是六到十歲上小學的, 因為農村裡的學費要比城市的便宜多了, 雖然教學質數沒那麼好﹔而且明年農村落實九年義務教育, 明年起孩子上學只要基本的書本費即可, 很多在外打工的都把孩子送回來讀書。

可能我看到的還只是片面的, 未能全面反映真實情況, 不過就以上幾個方面, 外來資金與人流, 是讓鄉鎮經濟起步的最簡單而有效方法﹐並以鄉鎮作為農村與城市的過度帶, 以鄉鎮吸納農村人口就業, 民工所賺取的工資就可以立即帶動鄉鎮消費, 以加速鄉鎮經濟增長, 地方政府再將經濟增長所帶來的財政收入再投資到農村的基礎建設上, 這樣才是比較有效的去發展農村經濟。

像目前的普遍情況, 農村的年輕勞動力多向珠三角, 長三角集中, 他們打工得來的收入, 一部份在這些繁華地區消費掉, 一部份存起來, 另一部份則寄回老家開消。 要知道, 其實在寄回老家的錢當中, 用途不外乎幾個方面: (1)建房 (2)孩子讀書 (3)還債 (4)日常開消, 這些靠打工轉回農村的資金, 其實對農村經濟提升沒有什麼作用。而且很多農村人口出來打工十幾年, 在大城市結婚生子, 亦開始在城市生根, 要他們回農村發展變得不可能, 這亦大大削弱了農村的可發展空間。

中國人的守土意識和鄉土情誼農厚, 尤其是一般的農民, 如非不得已, 絕少離鄉背井。其實這正是發展社會主義新農村, 發展農村與鄉鎮經濟的絕好基礎。年輕人是發展的原動力, 只要收入不比城市相差太遠, 農村的年輕勞動力絕對會選擇留在農村或鄉鎮發展, 這是發展的起點。

改革開放後, 鄉鎮企業曾帶動過部份農村走出貧困, 不過多因為經營不善, 九十年代時出現過大批鄉鎮企業倒閉, 連帶影響到農村經濟的發展, 在過去十年可謂原地踏步。 當時創造過一番奇蹟的鄉鎮企業, 其實都是一些農村資本, 或由地方政府出資投資的, 一但泡沫爆破了, 連帶當地經濟亦一沉不起。 這段農村經濟起飛的失敗, 以今日之眼光觀之, 個人認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企業的經營, 全由當地的教育水平比較低的農民或地方官員所致, 他們只憑一股衝勁, 一窩蜂去經營, 對市場殊少有深入認識。

看來現在的發展方向有所改變, 引入外來資金是讓新一輪鄉鎮經濟起飛的捷徑。 外來資金除帶來發展經濟的資金, 其實還帶給鄉鎮發展經濟的經驗, 生產的技術與管理的人材. 這些新的外來的資本帶到鄉鎮, 加上鄉鎮與農村的廉價勞動力, 這不正是沿海城市過去二十幾年經濟成功的主要因素?

不過讓人擔心的地方還是有的﹕其一是農村裡面的教育問題, 農村教師的素質的確是存在很大問題, 現在越來越多在城市打工的民工都將孩子送回農村讀書, 教師素質參差, 還是會影響到這些孩子將來的發展, 以提高教育程度來脫貧的過程, 可能會減緩﹔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官員的素質, 鄉鎮農村, 山高皇帝遠, 很難確保清廉, 而且如何確保地方官員的政策恰當, 亦是難題。上個星期, 與永州市相鄰的郴州市才將一批腐敗的市委、紀委書記拉下來﹐不過這兩方面, 本人都沒有深入去觀察與思考, 希望將來有機會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