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5th Sep 2006, 17:44 PM | 香港時政 | (479 Reads)

平均分: 8.00 | 評分人數: 1

贊成消費稅--基於公平之道

Karl 

 

贊成商品及服務稅(GST﹐簡稱消費稅),是一個得罪人的主張,而且得罪的是大部份的人。這是個犯香港人大不諱的主張,誰贊成誰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香港的所有政黨都知道這一點,所以全部政黨都反對。哪個政黨敢跟選票對著幹?全部政黨都反對,那議案是鐵定通不過立法會的了。但是,不是全部政黨都反對的議案,就不是好的議案。提倡消費稅,就是一個好的議案。

公共財政現問題
香港大部份的稅收,來自於賣地收入、利得稅和個人入息稅,稅基單薄,一旦經濟不振之時,香港政府的財政收入就會大幅度地縮減。由九八年泡沫經濟爆破後開始,到零三年沙士其間的經濟最低潮時,赤字連年,眼看財政儲備已支撐不了多久。後來經過中央政府的一系列救火措施,經濟才又重上軌道。

為了不至於重蹈覆轍,政府理應未雨綢繆,重新檢討稅制,確保香港的經常性開支不會因經濟週期的變化,而產生大的波動,進而影響民生。有研究指出,消費稅也受經濟週期的影響,但消費稅受經濟不景的影響的幅度遠少於賣地收入、利得稅和個人入息稅。經濟不景會影響政府收入,但政府經常性的開支則是不會因為經濟變壞而變少的,醫療、教育、治安,社會福利等支出不會因為經濟變化而減少,這就是為什麼要開徵消費稅的最主要原因。

理工大學副教授林本利曾經撰文批評政府開徵消費稅,指出政府應該按照《基本法》規定做到量入為出,根本不會像之前幾年出現龐大的財赤。雖這是一個人所共知的觀點﹐不過政府在財赤期間已盡力削減開支﹐現在還有削減公共開支的空間嗎﹖政府可以因為收入銳減而減少社會福利支出嗎?可以不撥款給教育、醫療、治安等機構嗎?如果建議政府堅守量入為出原則﹐卻全無實質性建議﹐那又有何實質意義可言﹖更重要的是﹐如果削減教育、醫療、公共房屋和社會福利開支﹐對社會基層帶來的實質性損害﹐豈不是比要求他們在消費時繳交間接稅更大﹖

又有言論認為,現時政府坐擁過萬億元的外匯基金,每年若能夠賺取五六厘的回報,金額已達五六百億元,相等於每年三分一的經常開支。如此豐厚家底,不會出現結構性財赤,不須擔心周期性財赤。然而﹐家底豐厚就可以等著坐食山崩嗎?誰能保証每年能夠賺五六厘的回報?基金價格既然可升可跌﹐所有投資自然都是有賺有賠。在金融風暴發生前,誰會知道香港會發生經濟大衰退這回事?做人應未雨綢繆,「沒有遠慮,必有近憂」這句話,相信所有人都應明白這番道理總不會沒人聽過吧?

有些人因為怕政府有了固定的收入後,會大灑金錢,這點擔憂也是有道理的。不過﹐這是技術性的問題,而非原則性的問題。因技術性問題而徹底否定原則性問題是本末倒置的做法,何況這技術性問題也不是解決不了的。政府的大筆撥款需經過立法會的大多數議員通過,有他們在立法機關把關,在行政立法出現對立的今天﹐政府想多花一分錢也不容易。

又有一說經濟會因實施消費稅而遭受打擊,實乃杞人憂天之說,不少實施消費稅的國家已有前例,在實施消費稅初期經濟會有所調整,但在市民習慣了後,經濟大都恢復正常。

反思何謂稅制公平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稅制公平問題﹕何謂稅制公平﹖人人都在享用政府提供的福利﹑公共設施和服務,為何負責付錢的只是那區區的一成七人﹖既然個人入息稅的標準是賺得多的要多交稅,為什麼不能加多一個消費得多的人要多交稅呢?消費多的人必然賺得多,不然哪有錢消費?有些賺得多的人不報稅甚至不用交稅,但在消費稅下也要繳稅,除非他不消費。這才是公平之道。

很多所謂的專家說消費稅是一種累退稅制,他們用購買單一件物品舉例,指高收入和低收入的家庭購買同一件物件時所繳付的稅款相同,但這筆稅款佔低收入家庭的收入百分比,較高收入家庭為高,故名銷售稅是累退稅制,所以說這是對低收入家庭不公。

如果用單一物件來比較,他們的說法是對的。然而,這只是一個片面的比較,我應從高收入家庭和低收入家每月消費支出進行比較﹐才具實質意義。因為我們不能忘記,雖然高收入家庭也有節儉的一群﹐單在一般情況下﹐高收入家庭的實際支出是比低收入家庭是多得多的。就算同樣買一包煙,高收入家庭買的可能是古巴的雪茄,而不是一般的香煙。何況高收入家庭的其他開支﹐一般來說定必比低收入家庭多,例如:買車、買高級音響、出入高場餐廳等,所付出的要比低收入家庭多很多,換言之即是所交的消費稅也會較低收入的家庭多。

一些人認為,向有收入的家庭徵稅,與向沒有收入但要消費的家庭徵稅來得公平。不少退休人士退休前已經向政府繳納了薪俸稅,現在退休後沒有收入,卻要繳納銷售稅,是不公平之舉。但是,沒有收入不等於沒有享用社會福利,用了福利就應該付出,這才是公平。不提享用社會福利,只提沒有收入來否定消費稅,根本就是偷換概念。

當然,在全民都有付出的時候,高收入人士仍然需要在薪俸稅上要較低收入人士繳交較多和比例較大的個人入息稅,並非要以消費稅來代替個人入息稅。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有人指銷售稅鼓勵避稅,聲稱市民為了符合資格獲得政府津貼,會想辦法成為低收入家庭。試問有頭誰想做瘌痢﹖有誰會有九千塊一個月的工不做,而特地去做四千塊一個月的工呢?

低收入家庭無疑會因消費稅而增加支出,有人認為這對窮人來說是百上加斤,但這不是反對的理由。因為政府也在開徵消費稅的同時﹐提供比一般家庭更多的津貼以彌補其支出。就算津貼不够,也應就津貼方面和政府討論,不應因而把消費稅一把扼死。

施永青曾經在其報紙上說過,消費稅可以為將來全民直選提供更好的土壞,因為涉及市民大眾的錢,政府使用起來會更加小心,政客也不容易慷納稅人之慨﹐因為全港市民的眼睛都盯著這些自己有份出的錢。此話言之有理,消費稅既可穩定香港的經濟,又可為將來普選作準備,何樂而不為呢?

要市民在日常生活中付出消費稅,無疑是一項不討人喜歡的主張。這是人之天性,自然之至。但是,福利和公用設施就要求有份享用,出力就要別人出,這是做人應有的態度嗎?人人對拾身救他人者皆豎起大姆指,欽偑之情溢於言表,但要叫自己或家人去做,還不是個個耍手擰頭?這是人的天性,對自己有利的就贊成,對自己不利的就反對。

但是,大河沒水小河乾,如果香港經濟遇上低潮,或遇上天災或戰事,政府收入大減而窮得響叮噹,金融大鱷乘機來噬,我們可以獨善其身嗎?「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金融風暴的教訓難道還不够嗎?


[1] 只會無得救

也許吧...


[引用] | 作者 鉛鉛 | 28th Sep 2006 09: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等何價

不知所謂,盲目挺曾,
你有你講,愈講愈傷心。


[引用] | 作者 可憐 | 10th Oct 2006 22:2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如何不知所謂呢﹖請提出反駁論點。

另﹐本期刊也有文章反對銷售稅﹐在銷售稅這問題上並無前提﹐請不要作出無謂的政治意圖猜測。


[引用] | 作者 燎原網誌編輯部 | 11th Oct 2006 16: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再看看銷售稅

我不太同意銷售稅是更‘公平’的稅。銷售稅是以供應商的服務或物品出售來徵稅,只要有消費就會被徵稅。請問現行的的利得稅是基於什麼來計算供應商的課稅收入呢?稅基狹窄是看來狹窄。

全民皆稅所以公平。說這話的可能不太了解整個社會都會直接或間接被徵稅。我們的收入被徵稅,消費後他人所得亦被徵稅。例如租客間接支付差餉或地租。業主要支付地價。

有說富人賺錢可不用交稅,這只說明政府收稅或稅例出現漏洞。我們應該檢討及修訂法例;加強管理,而不是開徵新稅。其二,要是現行稅項都管理不善,為什麼開徵新稅可以有效管理?


[引用] | 作者 一個人 | 5th Nov 2006 02:19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