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6th Aug 2006, 19:34 PM | 學術文章 | (452 Reads)

試探西式思維的一點缺陷
mikale


著名漢學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1900-1995)曾給我們帶來一個巨大的問號,也就是著名的李約瑟難題:中國為什麼沒有發展出近代科技?

很多人都曾嘗試過解答這樣的問題,愛因斯坦也解釋過類似的問題,不過他是另一方面解釋了為什麼西方會發展出近代科學,他的答案是:「形而上學和機械論是西方發展出近代科學的根本原因。」由於歐美的先進和強盛的國力﹐加上與國人自身具有強烈的批判意識,造成一種不平衡的掉軌現象,就是歐美的東西總是好的,這種認識是錯誤的。其實任何事物和學術理論都有優點和缺點,形而上學這種思維方式也不例外。

其實形而上學的思維也不是近代歐洲才出現的,這種理性的思辨推論可以上追溯到柏拉圖。柏拉圖(Plato﹐427BC-347BC)認為人可以只靠理性思考就足以認識世界,於是他思索出理想國的概念﹔同時他認為這個世界萬物都有一種「型」,也就是模子,比如我們要做一個面包就需要一個面包的模子,雖然每個面包都不一樣,但是它們有一個共同通﹕就是它們都是面包。我們之所以能認出這是面包,原因就有一個模子來造出這些面包。這個模子,柏拉圖稱之為「型」,而他認為這個型是最完美的,所以一個國家也應該存在一個最完美的「型」,那就是「理想國」(Utopia)。然而﹐這種理性的推論本身存在一個問題,「型」在現實其實只是一種概念,所以「理想國」也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

將形而上學貫徹到科學層面,就是理論科學﹐而一般人普遍認為中國沒有發展出近代科學原因之一﹐就是沒有理論科學。雖然科學會以驗證來最終證明,也就是所謂的「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但這種理性的思辨中﹐其實存在很多冗餘,或者可能因此而導致方向性的錯誤。我們就以「科學之母」數學為例﹐數學曾經有幾次危機,其中一次危機是大家都有接觸過的虛數。虛數是如何產生的呢﹖數學家們在研究數學的時候,就發現了一個問題,-1開根號在現實中是求不出來的,這對於邏輯嚴密而言的數學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於是-1開根號就用i來表示,稱之為虛數。然而﹐其實這樣還是存在問題的﹕虛數有什麼意義?現實生活中那一方面對應了虛數這個概念呢?這不就是為了邏輯平衡而造出了一種知識冗餘嗎?數學難道不是為了解決人類的生活問題而建立的嗎?

工科方面的問題就更為明顯了,很多術語沒有意義,不過由於普通大眾接觸工科的機會不多,因此在本文就改以藝術方面舉出例子。西方的藝術前期的發展是值得贊揚的,但到了後期卻是難以理解。譬如跟我們比較近的時期畢加索的「立體派」(Cubism)畫法認為﹕光畫人視覺能看到的范圍有什麼意義﹖應該畫視覺所不能看到的,但不久之後又有一些藝術家認為﹐光畫存在的東西並無意義,應該畫不存在的,於是「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就出現了。個人認為﹐在西方的藝術發展過程中﹐早期的「現實主義」(realism)是應該保留在這裏,並多從畫中表達的內容著手,而非繪畫的表現形式上更新,否則就是本末倒置。藝術家也是一個知識分子,更是人文方面的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最重要的使命不在於專業技能上的成就,而是對社會﹑乃至對人類世界有所推進作用,就算是科學方面的知識分子也應如此。如果科學方面的某一個成果對人類認識世界毫無任何憶處﹐甚至沒有實質意義,這樣的知識有何作用?

隨著知識的累積和信息化的交流,當今人類社會已經到了一個知識極度膨脹的地步,但這並不代表知識已真正到達了極端豐富的時期,反而是一個知識泡沫化的時期,就如泡沫經濟一樣。因為追求這種邏輯的平衡,只專注於思維的推演,而不重視實際,往往會造成一種知識的冗餘。知識的冗餘在以前可能並不明顯,但是到了當今社會則變得越來越明顯,知識分子跟普通民眾的知識差距越來越大,各行各業都有了自己的術語,而有一些術語卻完全沒有意義,如醫學用語「脊髓灰質炎」(Poliomyelitis),即是俗稱的「小兒麻痹症」,但醫生偏偏喜歡用醫學用語,這又有何實質意義?是在炫耀自己的知識豐富嗎?事實上﹐根本沒有劃分分專業術語與俗稱的必要,因這只會造成大量的知識性浪費,令人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困擾。究竟是我們服務於知識,還是知識服務於我們呢?

總括而言﹐西方思維和文化也不是永遠都是對的,既然西方人不習慣於以批判態度去看待自己的文化,我們就更應該以批判態度去看待西方文化,這才能取其精華,去其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