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Jul 2006, 03:01 AM | 論文及研究專區 | (1771 Reads)

論恐怖主義對中東政治的影響
兼論中國的中東政策
 

第一章 導論 
 

1.1中心議題
九一一事件中,象徵著美國繁榮生活方式的世貿中心在世人的眼前,像塔羅牌(Tarot)第十六張牌─“雷霆之塔”一樣崩塌了之後,恐怖主義這個詞彙充塞着全球所有媒体,而文明衝突論亦重新獲得世人關注。當美國決定攻打阿富汗時,巴基斯坦,印尼等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走到街上進行反美示威,基督教文明與回教文明的衝突,現實地映入我們的眼簾。

自從美國的邊陲珍珠港受襲之後,在冷戰期間,即使與前蘇聯劍拔弩張,六十年來美國領土從未遭受任何攻撃。而今次美國的心臟地帶受襲,發動襲擊的,不是另一過超級大國,而竟是國際恐怖組織。

發動襲擊的阿爾伊達(Al Qaeda)組織首領,奧沙瑪.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指責美國於中東問題上偏袒以色列。他曾對追隨者發表講話說:「真主挑 選你們去打擊異教敵人─美國。美國一心要征服中東的穆斯林。我們必須戰鬥到流盡最後一滴血,阻止他們這樣造,然後我們才能升天國。」1自九一一後至今的一年間,國際恐怖襲擊仍未間斷,車臣游擊隊於莫斯科劇院脅持人質、印尼峇里島大爆炸、肯尼亞以色列酒店和民航機被襲,只是這期間的較大型襲撃。

據調查1968-1997年期間,恐怖主義活動最活躍的地區前三位分別是,西歐32.31%共4971件、中東23.95%,共有3865起、拉丁美洲佔22.88%,總計3521起。從表面上看中東地區並非如一般人的印象是恐怖主義的溫床,但西歐成為恐怖主義最活躍地區,是因為於此地區發生的恐怖活動,有很多都與中東恐怖分子有關。2

美國國務院公報的《重大恐怖主義事件1961-2001》3,共收錄重大恐怖襲撃136件(收錄至九一一事件),當中與中東有關的恐怖襲擊事件,有42宗,佔30.8%。

冷戰結束,人們從核威脅的陰霾中走出來之後,和平從未受過如此重大的威脅,恐怖主義已成為人們新的夢魘。當今恐怖主義衝突中,最突出的就是與中東有關的恐怖主義事件,而恐怖主義對國際政治造成何種影響,是值得研究的課題。

1.2概念界定
1.2.1中東概念
十六、十七世紀,歐洲列強開始向東方擴張,以歐洲為中心,按東方各地與歐洲的遠近,分別稱為近東、中東和遠東,漸漸國際社會接納了這三個概念。可是那些地區是中東,並無完全確切的定論,因為中東不是一個純粹的地理名稱,而是一個政治地理概念。4

現在一般以阿拉伯半島為中心及其周遭的西亞及北非地區稱為中東。它包括22個國家:阿聯酋、也門共和國、沙地阿拉伯、阿曼、巴林、卡塔爾、科威特、黎巴嫩、敘利亞、土耳其、塞浦路斯、伊朗、伊拉克、約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阿爾及利亞、利比亞、突尼斯、摩洛哥、蘇丹。前16個屬西亞,後6個屬北非。5

本論文對中東的定義,正是依據上述概念。

1.2.2恐怖主義釋義權之爭
“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freedom fighter”一個人的恐怖分子是另一個人的自由戰士。這句說話正好說明“恐怖主義”一詞,在國際政治上難於定義的原因。早於巴勒斯坦猶太人爭取立國時,一些被英國政府視為恐怖分子的人物,美國就認為是自由戰士。而在制止美籍愛爾蘭人支持愛爾蘭共和軍的問題上,美英政府亦曾出現嚴重分歧。不過以上只是特殊的情況,一般西方國家對誰是恐怖分子、誰是自由戰士的看法通常比較一致,不像西方與非西方角度那麽明顯。

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以色列運動員被襲,十一位運動員被殺事件發生後,西方與非西方國家在聯合國大會上,對恐怖主義的定義,曾發生激烈的爭論。眾多阿拉拍、非洲和亞洲國家都認為“人民有權以所有方法,包括武力推翻外國勢力的壓迫以獲得解放。”6

九一一事件之後初期,西方國家與非西方國家,在恐怖主義定義的分歧上更加突出,而最典型的事例莫過於在中國和美國之間。2002年1月21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東突”恐怖勢力難脫罪責》的長篇文章,提出了境內50餘個東突組織,與世界各地恐怖組織的聯繫和受過本拉登資助的証據。據不完全統計,自1990年至2001年,境內外“東突”恐怖勢力在中國新疆境內制造了至少200餘起恐怖暴力事件,造成162人喪生,440多人受傷。7

同年1月22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鮑徹對上述問題回應說:「我們當然珍惜我們與中國的反恐合作。我們反對在新疆或中國其他地方發生的恐怖主義暴力活動。因此同時,我們也已經向北京方面清楚地表明了我們的立場,這就是,打撃國際恐怖主義不能成為壓制正當的政治表達的借口,而如欲使反恐鬥爭行之有效,就必須尊重基本的人權。」8

再往前看看一些新聞。2001年12月9日美國一位高官周四說﹐與塔利班一起戰鬥來自新疆的一批穆斯林在阿富汗被捉﹐但美國不會將他們交給中國﹐因為他們未被視為恐怖分子。9

中國政府認為東突組織是恐怖組織,但美國對此就有所保留,“指出打撃國際恐怖主義不能成為壓制正當政治表達的借口”,甚至與塔利班一起出生入死的新疆人,亦不視他們為恐怖分子。美國視塔利班為本拉登的同伴,因此派兵攻打阿富汗,但幫塔利班的新疆人就不是恐怖分子?可是中美兩國,不!是全球國家都反對恐怖主義,為何中美之間在具体問題時,對恐怖主義會有不同的定義。這只是西方國家和非西方國家的分歧嗎?

2002年4月1日至3日,全球五十七個回教大會組織成員國的外交部長在吉隆坡舉行“反恐怖主義大會”。會議中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認為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自殺式炸彈襲撃行動是恐怖主義行為。這一論點立即於會議中掀起波瀾,眾多中東回教國家反對將巴勒斯坦人民,爭取獨立的自殺式炸彈攻擊等同恐怖主義。伊朗外長卡瑪卡拉斯表示,巴勒斯坦人民有權保護自己的領土,九一一事件,恐怖分子無理攻擊美國才是恐怖主義行為。10

對於巴勒斯坦人民的自殺式炸彈攻擊是否恐怖主義。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阿拉法本人都認為是恐怖活動,並稱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城市的軍事包圍是“國家恐怖主義”。11

這樣問題更加複雜,對於恐怖主義定義的爭論,在國際政治上,不單是西方與非西方,連伊斯蘭世界在面對具体問題時亦未能有所有共識。

1.2.3九一一事件後期國際社會對恐怖主義定義的初步共識
九一一事件後期,隨著美國出兵阿富汗,成功推翻塔利班政權,卻未能有效制止恐怖主義事件發生,在美國需要加強國際反恐合作下,美國只好調整其看法。另一方面,恐怖襲撃擴大,特別是在巴基斯坦和印尼等穆斯林國家,亦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後,西方和非西方國家在恐怖主義定義上開始取得初歩的共識。

2002年8月美國改變對東突伊斯蘭運動的立場,把它列入恐怖主義名單。12隨後,更與中國、阿富汗和吉爾吉斯坦四國,向聯合國提出把有關組織列入聯合國的恐怖主義組織和個人名單。九一一事件後一周年,2002年9月11日,聯合國安理會把東突伊斯蘭運動,確認為恐怖組織。13

而在車臣問題方面,美國長期與俄羅斯有不同看法,但在九一一事件後,情況亦發生改變。2001年10月15日,布殊出席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海會議前夕,總統安全顧問賴斯在回答記者問題時表示:「至於車臣問題,總統清楚地知道,我們兩國的政策在人權問題上有繼續存在分歧;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我們也已經告訴車臣領導人,在車臣問題上實現政治解決是重要的。作為合法的車臣領導人把握下面這一點很重要:在他們當中不應有國際恐怖分子」。142002年2月20日美國國務卿鮑威爾發表談話時,表示美國將把車臣三個組織列入國際恐怖組織名單。15

九一一事件後,各國基於共同利益,共同安全的條件下,對恐怖主義達致一定程度的共識。可是,正如埃斯波西托所言:什麽是極端組織?什麽是恐怖主義?結論經常取決於一個人站在哪裡。16何況是在更迭多變的國際政治中。當年本.拉登等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培植抗蘇的自由戰士,今日就反過來成為恐怖分子。

B.霍夫曼在《 inside terrorism 》中指出,恐怖主義這個詞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就有不同的內涵,在最初產生這個詞彙的法國大革命時期,恐怖主義竟是一個褒義詞。17但不變的定律是,在國際政治權力遊戲中,誰有實力,誰就對誰是恐怖主義有釋義權!

在國際政治上雖如此,但在道德上我們應該對其有一個普遍為人接受的定義。其實這個道德上的定義很簡單,不論是國家或是超國家組織,以無辜平民作殺害目標就是恐怖主義。

1.3本文使用的方法論(現實主義、國際衝突理論的制度缺陷論、挫折攻撃論、伊斯蘭回應論、文明衝突論和超限戰理論)
1.3.1現實主義
當代現實主義起源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發展於四十年代,五十及六十年代在國際政治研究上達至頂峰。現實主義的興起,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佔主導地位的理想主義理論,並未能抵住納粹德國和法西斯主義在三十年代的崛起和威脅。18

現實主義認為,政治的現實狀況永遠處於“圍繞權力的鬥爭”中,通過對相互對立的勢力主体─國家間的均勢和抑制進行操縱,在各種勢力之間將產生出穩定和秩序。現實主義大師摩根索,甚至把“權力決定國家利益”的概念放在核心地位。19

現實主義觀點主要為有以下數點:
1) 人性本惡,特別是表現在人的集合体中,比個人身上更加明顯。
2) 國家是國際政治主要行為者。
3) 國際社會處於無政府主義狀態。
4) 國家利益是分析國家行為的重要指引,並且會最大限度地追求其權力和安全。
5) 道德和有關的價值觀念是相對的。摩根索就認為,國際道德的實施要和國家具体情況相結合,道德是受到國際利益限制。
6) 維持國際和平最好的辦法就是依靠均勢。此派人物,如基辛格特別推崇維也納議會之後,均勢政策為歐洲帶來的百年和平。他們認為世界和平,有頼於各大國均勢局面的維持。20

現實主義正可解釋為什麽恐怖主義,在國際政治上難於定義?為什麽西方與非西方國家,甚至美國和英國對誰是恐怖分子都曾發生爭辯。這是基於各國不同的國家利益,而且某些國家更在政策上以“恐怖主義”或以此為借口,作為對別國的抑制和操縱手段。這個情況在中東地區國家尤其嚴重。在黎巴嫩,伊朗支持真主黨游擊隊,以色列支持馬龍派基督徒民兵。在巴勒斯坦,派系林立的抵抗以色列組織背後都有區內大國支持。美國宣稱支持恐怖主義的五個“邪惡軸心”國家中, 四個是中東國家,現刻更以“與阿爾伊達組織有聯繫”和“發展大殺傷性武器”為名(美國認為這些國家會供應大殺傷性武器給恐怖分子)進軍伊拉克。以色列亦以巴勒斯坦人發動恐怖襲擊為由,長期向巴人實行高壓統治。因此,現實主義是分析恐怖主義對中東政治影響的理論核心。

1.3.2國際衝突理論的制度缺陷論
國際衝突理論的制度缺陷論認為,人類的需要最終決定社會制度,制度要滿足人類需要為前提。而制度的缺陷導致社會衝突,國內制度的缺陷必然外溢到國際領域,從而導致和加劇國際衝突和危機。21這種外溢不單表現於大國擴張和國際政策,還涉及到國際組織。如國際貨幣基金會等國際組織,基本上被先進國家支配,形成全球政治經濟制度缺陷,引致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不合理,這正是國際矛盾根源。根據聯合國統計,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由20世紀80年代20多個,增加至現在的48個,可見全球政治經濟的不合理是持續惡化。

在中東,各國的政治制度發展極不平均。有沙特阿拉伯王國的君主王權至上國家,有約旦、科威特、巴林、卡塔爾、阿聯酋和阿曼的君主立憲國家(君權比議會權力大)。有黎巴嫩、敘利亞、塞浦路斯、埃及、伊拉克、也門、伊朗、土耳其和以色列等共和制國家。而共和制當中,有伊朗的與神權結合的總統制,有類似社會主義集中制的体制,如伊拉克、敘利亞、埃及和也門。有土耳其和以色列的西方民主政治制度。有政教合一,有政教分離,而且多數國家內家族政治盛行。22多種不同政治制度的各種缺陷,形成的衝突自然比單一制度缺陷形成的衝突錯綜複雜。

非中東國家的制度缺陷影響到區內國家,亦是導致區內恐怖主義突出的重要原因。近代西方對區內的殖民主義,後依己身利益,隨心所欲地劃分區內國家疆界,扶植合乎自身利益的統治集團。美國和蘇聯霸權主義對區內的爭奪,特別是冷戰後,美國軍工複合体制度的缺陷─偏袒以色列、對區內傾銷軍火及駐軍,甚至對區內國家發動戰爭。都對區內恐怖主義產生影響,這亦是中東恐怖主義帶有強烈反美色彩的緣由。

1.3.3挫折攻擊論
該理論由約翰.達萊德提出,認為攻擊行為的產生,是基於人們對目標追求時遭到挫折,當然不是所有挫折都會產生攻擊行為,攻撃行為亦可能會受到抑壓,例如對懲罰的預感、社會文化與社會控制的制約作用。

受挫感的產生主要有五方面:1.政治經濟的不平等2.階級壓迫3.對社會有所期望,但未能達到4.政治經濟改善的短期障礙5.地位不協調6.相對剝奪。本文認為中東恐怖主義盛行的原因,在於政治經濟不平等所造成的挫折感。

伊斯蘭社會在現代化道路上的挫折,西方近代殖民主義和現代的控制和干涉,所造成的政治經濟不平等,都對伊斯蘭民族形成重大的挫折感。這也是激進伊斯蘭組織反美的根本原因。23

另外,猶太人在美國支持下重返巴勒斯坦立國,但同樣基於聯合國決議巴勒斯坦卻立國無期,阿拉伯國家還要被以色列侵佔領土。這對巴勒斯坦人無疑是重大挫折感,對伊斯蘭民族意識者來說,亦是伊斯蘭民族的挫折。
本.拉登正是因為有伊斯蘭民族意識,才會離開沙地阿拉伯的富裕家庭,到阿富汗進行抗蘇戰爭,亦是因為伊斯蘭民族意識,才會進行反美恐怖活動。一般來說,人們都忽略了伊斯蘭民族意識的影響,本人認為雖然伊斯蘭民族未完全形成,但其意識型態已經存在。在美國反恐戰攻打阿富汗前時,各伊斯蘭國家民眾所爆發反美示威浪潮足以証明伊斯蘭民族意識,不是本.拉登少數激進者擁有,而是在伊斯蘭世界有一定的普遍性現象。

1.3.4伊斯蘭回應論
隨著土耳其經驗的成功,二戰後伊斯蘭世界以民族主義和世俗主義為指導思想,紛紛擺脫殖民主義建立民族國家。可是建國後,各伊斯蘭國家並未能預期般以西方模式,完成現代化的目標解決國內外問題。

既然西化行不通,復歸傳統回歸伊斯蘭就成為解決問題的希望。其實在伊斯蘭教史上,每當伊斯蘭世界出現危機,就會產生宗教復興運動。14世紀蒙古大軍征服伊斯蘭世界,阿巴斯王朝崩潰時,就有學者提出回歸《可蘭經》去。24十九世紀西方殖民主義擴張時,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提倡泛伊斯蘭主義,號召全球穆斯林在共同信仰上聯合,回歸穆罕默德時代名為“烏瑪”的共同体生活原則,在哈理發領導下反對西方殖民主義。25當時土耳其、印度、印尼、北非和阿拉伯半島都出現復歸伊斯蘭的運動。

而當代伊斯蘭復興運動,崛起於上世紀60年代後期。首先表現在世界穆斯林大會,伊斯蘭世界聯盟,伊斯蘭會議組織等世界性的伊斯蘭組織中,形成了“新泛伊斯蘭主義運動”。主要是透過伊斯蘭世界的國際會議,以促進伊斯蘭國家和人民間的交往,合作和團結。以及宣揚伊斯蘭教和維護穆斯林和穆斯林國家的權益。26

隨著伊斯蘭世界政治經濟形勢的惡化,在伊斯蘭復與運動的道路上,“新泛伊斯蘭主義”漸漸讓位予原教旨主義。特別是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的成功,原教旨主義成為了伊斯蘭復興運動的重要內容。

伊斯蘭世界各地都興起了原教旨主義組織,以武力推翻世俗政權,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國家。這導致世俗政權為了抗衡,而重視宗教的地位,無形中更推高了伊斯蘭復興運動。

伊斯蘭復興運動,甚至原教旨主義的盛行,其實是伊斯蘭社會在現代化道路上,受到挫折的回應。伊斯蘭社會在走向西方的道路上,不單未能解決自身的政治經濟問題,反而因為傳統思想的崩潰,加重問題的嚴重性,在社會嚴重失範的情況下,復歸伊斯蘭便成為出路。霍梅尼的“不要東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蘭”成為了伊斯蘭世界的明燈。26

1.3.5文明衝突論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再次受到重視。文明衝突論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提出之初,已造成重大的爭議。亨廷頓認為冷戰後,國際衝突的根源不再基於意識形態,而在於文明衝突。國家會依據本身所屬的文明定位,來決定其利益。

“文明是人類至高無上的部落,文明的衝突則是一場全球層次的部落衝突。即將登場的世界,來自兩個不文明的國家和團体,可能組成有限度的特殊戰略關係和結盟,俾向來自第三個文明或其他具有共同目標的實体伸張他們的利益。”27

文明衝突的戰爭會沿著文明斷層線展開,而文明衝突的主体,就是不同文明的核心國家(core state)。衝突主要表現在西方基督教文明,與非西方的伊斯蘭和儒家文明之間。他寫道:“回教的動力是很多仍在進行的較小型斷層線戰爭的根源;中國的興起則是核心國家之間的一場跨文明大規模戰爭的可能引爆點。”28

對於此論有學者認同,亦有學者強烈反對,認為文明衝突根本不復存在,例如: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周燮藩和埃斯波西托。29而一般反對的學者,都較著重以政治經濟原因來解釋衝突的成因。

本人認為宗教當然未必與恐怖主義有關,文明間亦未必一定衝突,但如果把衝突都歸於政治經濟原因,這有一個大前提就是─人是理性的,只從利益角度去看事物。但如果人只從利益看事物,那本.拉登決不會離開富裕的家,到阿富汗參加聖戰。

從現實主義的政治經濟來分析國際問題是重要的,因為一般政府決策比個人決策來得理性。但既然人是既有理性,亦有非理性特性。那由眾人所形成的政府或組織團体,所造成的決策亦不會絕對理性。因此,文明衝突是存在,起碼在認同文明衝突論者中存在,只要有足夠的認同者自然對世界造成影響。

布殊多次公開表示,反恐戰爭不是針對伊斯蘭教,甚至以探訪清真寺來証明。這足以証實,美國政府認為文明衝突論有一定影響力,而且大到足以要美國總統以行動來澄清。布殊在反恐戰爭初期,臨進攻阿富汗時,曾以“十字軍”來形容反恐戰爭,造成外交風波。這有足夠理由相信,美國政府高層亦有人受文明衝突理論的影響。

本人認為文明衝突固然不應被誇大,但也不應被否定。文明衝突並非是中東恐怖主義的原因,但卻是一個特別因素,它起著一種火上加油的作用,讓中東恐怖主義手段更加激進,讓更多人支持恐怖活動。而且衝突愈持續,文明衝突論的影響就愈高,反過來又再激化衝突,形成惡性循環,使解決衝突的難度增加。

1.3.6超限戰理論
1998年中國空軍大校喬良和王湘穗,出版《超限戰》一書,書中因應全球化和當今資訊化時代的技術革命,提出超限戰概念。該概念認為,在全球化和資訊化時代,戰爭不再依傳統手段進行,舊有的行事規則已被打破,超限思維和超限手段將會充分運用於國際衝突中。

他們認為當代戰爭演變為,“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軍事和非軍事、殺傷和非殺傷的手段,強迫敵方滿足自己的利益。”30另外,國際衝突或是戰爭不再只是國家的專利,國際恐怖組織,電腦駭客組織,甚至國際財團等,超國家組織都可向國家發動,不同模式的戰爭。

戰爭模式亦不只局限在傳統領域,金融、貿易、傳播和網絡等領域,通通可成為戰場。以上“超手段、超國家和超領域”就構成其核心思想。而在作戰指導原則方面,主要有二:“以無限手段追求有限目標”和“非對稱性”。他們認為弱國和非國家主体,對抗大國時往往能以“非對稱性手段”與他們周旋。31

《超限戰》出版後,在國際社會上曾出現過一陣議論,而美國軍方更立刻翻譯成英文,對內容進行研究。九一一事件導致美反恐戰打響後,國際媒体對超限戰重新關注。美國專欄作家詹姆斯.品可爾頓在2003年1月5日的《洛杉磯時報》指出“恐怖戰爭是超限戰,沒有平民概念,只有軟目標概念”,“我們雖然聽到(政府)承諾將打贏這場戰爭,但超限戰並非針對正規軍而是平民,我們還未證實我們能打贏這場戰爭”。32

上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初期,恐怖活動主要是劫機、脅持人質、暗殺官員等為主,恐怖分子發動的襲擊仍然有一定克制,當中最富戰爭色彩的是愛爾蘭共和軍所發動的炸彈襲擊浪潮。但隨著各國政府在反恐經驗的積累,全球化和高新技術的發展,政府在反恐和社會控制方面能力的不斷加強,使傳統的恐怖策略如劫機、脅持人質、暗殺官員等手段,效力愈見減弱。恐怖分子只有兩條路,要麽改變恐怖方式,以和平手段爭取政治目標或放棄目標。又或是改變策略,以“超手段”向“軟目標”發動更大規模的襲擊和殺傷,以對政府造成足夠的政治壓力,繼續進行恐怖活動。基於此,恐怖活動愈見大型化,亦愈富戰爭性質。

恐怖活動大型化和戰爭化的性質,在中東地區和與此區有關的襲擊特別明顯。這是基於伊斯蘭世界,特別是中東地區伊斯蘭世界,與美國和以色列的衝突惡化有直接關係。依超限戰而言,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本.拉登和美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可說已進入凖戰爭和戰爭狀態,九一一襲擊更是超限戰的突出例子。

1.3.7本段結論
現實主義是本文分析的主要理論框架,因為國際政治的主要動力,來源於國家利益。如果控制中東地區沒有國家利益,英國、美國和前蘇聯都不會花那麽多精神力氣於該地區,被遺忘的非洲正反映了國際政治的現實。而在現實主義的國際格局下,所形成的國際制度自然有利於佔主導地位的歐美大國而不利小國。大國基於國家利益的最大化和佔主導地位的影響力,有意無意間向小國輸出政治經濟制度,甚至文化模式。制度的缺陷導致國際衝突加劇,而且有利大國的國際制度,亦使小國內部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更為嚴重。

依據大國利益所建立的國際制度缺陷和大國自身制度缺陷,對小國和弱勢民族所帶來的社會造成衝擊引致反彈。小國和弱勢民族在長期遭受挫折下,對主導大國政經制度和文化模式產生攻擊心理和情緒,並且依據自身的國家利益和傳統文化作出回應。當這情況成為一個地區或民族的普遍現象時,小國地區或弱勢民族與主導大國之間的衝突,由利益層面上升至文化層面,形成雙方“文明衝突”的錯覺。

雙方衝突繼續持續,愈多人相信“文明衝突”,當產生足夠的影響力時, “文明衝突”漸漸實体化,對雙方的衝突產生影響。雖然,文明衝突不是雙方衝突的主要原因,但對衝突卻起着火上加油的作用,讓衝突更加激烈和難以平息,形成惡性循環。

恐怖主義只是部份中東地區和伊斯蘭民眾對抗美國的激進手段,真正的目的是要擺脫美國的控制和干涉。隨着全球化格局更有利於美國,雙方實力差距的擴大,美國對中東地區控制的加強,雙方矛盾加劇,超限戰形式的恐怖活動終告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