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Jul 2006, 02:58 AM | 論文及研究專區 | (1252 Reads)

論恐怖主義對中東政治的影響
兼論中國的中東政策
 

第二章 二戰後中東恐怖主義的緣由
Picture 

2.1歷史及殖民主義遺留下的民族矛盾和文明衝突之地─巴勒斯坦
中東恐怖主義盛行的關鍵點,在於巴勒斯坦問題難以解決。而巴勒斯坦問題難以解決的原因,在於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民族衝突,而在美國長期支持猶太人的政策下,這個衝突已擴大到美國和伊斯蘭世界之間。身為沙地阿拉伯人的奧沙瑪.本.拉登正是基於伊斯蘭文明的身分認同,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到阿富汗進行反蘇作戰,亦是這個身分認同而在現今進行反美恐怖活動。

這個難於解決的巴勒斯坦問題,源於英國殖民統治,撤出巴勒斯坦後的以色列建國。而以色列建國的前因後果,卻涉及約二千年間的歷史。

公元前十一世紀猶太人(公元前六世紀稱希伯來人)於腓力斯丁人土地─巴勒斯坦(Palestine來源於Philistines意指腓力斯丁人土地)建立了王國,一世紀後王國分裂為二,北部為以色列王國,南部為猶太王國。公元前722年以色列亡於亞述帝國,公元前539年猶太王國亡於新巴比倫王國。
展轉經過多個帝國統治後,於公元前63年,巴勒斯坦被羅馬帝國納入版圖。在羅馬統治的最初一百年間,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不斷起義,受到羅馬帝國的強力鎮壓,有一百多萬猶太人被屠殺。最後羅馬王帝哈德里安( Hadrian)下令永遠不准猶太人回巴勒斯坦。猶太人因此逐漸散居到世界各地,開始了猶太民族漫長的二千年流散歷史。而在這段期間,猶太民族經常受到別民族排斥,甚至殺害,特別在納粹德國時期,有六百萬猶太人被屠殺。33

公元637年,阿拉伯人征服巴勒斯坦與當地居民融合,巴勒斯坦開始伊斯蘭化,並形成現代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十一世紀至十三世紀,十字軍東征期間,曾於當地建立耶路撒冷王國(1099-1187),後被巴勒斯坦人驅逐。1516年起巴勒斯坦由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統治四百年,直至一次世界大戰,英軍於1917年佔領巴勒斯坦。34

英國政府為了合法控制巴勒斯坦,利用猶太復國主義,發表《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贊成在巴勒斯坦建立“猶太民族之家”。1917年11月2日英國外交大臣貝爾福,致函猶太復國主義聯盟副主席羅斯柴以德。信中內容指出“英王陛下政府贊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人的民族之家,並將盡最大努力促期實現,但必須明白理解,絕不應使巴勒斯坦現有非猶太團體的公民權利和宗教權利或其他任何國家內的猶太人享有權利和政治地位受到損害。”1922年國際聯盟正式批准,委任英國統治巴勒斯坦。35

在委任統治初期,英國殖民政府為了有效控制巴勒斯坦,採取“扶猶排阿”策略,積極支持猶太復國主義,壓制巴勒斯坦阿拉伯人。首先,鼓勵猶太人大量移民巴勒斯坦,改變當地民族人口結構。

1922年-32年每年移入9千名猶太人,1934年移入4萬2千人,35年移入6萬2千人。以上是合法移民數字,不包括非法入境者。36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大量增加,由1918年的5萬6千人,增加到1948年以色列立國前的70萬人,在總人口比例中由9%增加到30%。

在大量移民下,猶太人開始佔據阿拉伯人的土地,阿拉伯農民被趕出家園,大量湧入城市,而城市中的阿拉伯工人工資只為猶太人的1/3。為增強猶太人的政治經濟實力,英國當局承認猶太協會為代表巴勒斯坦猶太人的合法機構,允許參加殖民政府的行政管理。37並幫助當地猶太社團建設工廠,開採礦山,發展農業和社會保障事業,甚至提供武器彈藥。

在英國支持下,猶太社團不斷壯大,但最後英國當局亦出賣猶太人。上世紀三十年代,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和意大利對中東構成威脅,英國當局發現要在中東對抗德國人,就如同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對付奧斯曼土耳其人一樣,必須獲得阿拉伯人的協助。

“扶猶排阿”政策改為“扶阿排猶”。英國當局開始限制猶太人移民巴勒斯坦,並對猶太人建國持否定態度。1939年5月英國政府發表《關於巴勒斯坦問題白皮書》:今後五年內猶太移民限制在7萬5千人,許諾在下一個五年中把委任當局權力移交給一個阿拉伯人佔多數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到時,將由這個政府決定是否繼續允許猶太移民的移入。

二戰期間,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巴勒斯坦成為猶太人的希望。1941年2月,羅馬尼亞猶太難民2千人,乘船到達巴勒斯坦海岸,英國當局拒絕入境,迫使難民返回歐洲。同年12月,769名猶太難民乘坐“斯特魯馬”號,靠近巴勒斯坦海岸被英艦攔截,返回途中於黑海沉沒,只有一人生還。38

英國為維持在巴勒斯坦的殖民統治,不惜利用猶太復國主義,對猶太人於巴勒斯坦立國出爾反爾,間接刺激部份猶太人以激進的恐怖主義手段爭取立國。而更為嚴重的是引發了猶太民族和阿拉伯民族之間的衝突,中止了兩族千多年來於巴勒斯坦土地上的和平共存。

2.1.1猶太復國主義與以色列建國
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又稱錫安主義或郇山主義。錫安Zion又譯郇山,為耶路撒冷的一座山,是古猶太人的政治、宗教中心。猶太復國主義於十九世紀興起,而原因是基於一千八百年來,猶太民族所受的壓迫。

在羅馬帝國統治下,猶太民族被趕出巴勒斯坦,開始於世界各地長期流散,受到壓迫和歧視。當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後壓迫更甚。中世紀時猶太人被限制在,稱為“隔都”的居住區被隔離。39政府會坐視暴民攻擊猶太社區,甚至實行驅逐。1290年英國、1306年法國就分別驅逐境內所有猶太人。40

猶太人受到基督徒敵視的原因,主要基於猶太教不接受耶穌為“上帝之子”,並且受到基督徒經典《新約聖經》的四巻《福音書》內指控“猶太人是謀殺耶穌的兇手”影響。直至1987年的一個調查,美國六成受訪白人基督徒,仍然認為“猶太人改信基督教,方可化解他們對耶穌的所作所為。”41

在長期壓迫下,猶太民族開始尋求解決民族厄運的方法。十九世紀初,部分猶太教學者根據《聖經》舊約的“預言”,提倡“上帝子民”─猶太人應該回到“應許之地”─巴勒斯坦復國。這種思想漸漸出現於猶太作家的著作中。

1862年海斯在《羅馬與耶路撒冷》一書中,強調保持猶太人的民族獨特性,主張在巴勒斯坦建立猶太國,作為解決猶太人問題的最徹底方法。希爾什.卡利舍拉比在《尋求錫安》中表示:《聖經》中耶和華的允諾就是在巴勒斯坦建立國家。俄國猶太裔醫生平斯克爾於《自我解放》中,呼籲猶太人應該爭取建立自己的國家。奧地利赫茨爾所著《猶太國》,認為猶太人問題要在立國後才能得到解決。在經過幾十年的傳播,加上1881年俄國屠殺和驅逐猶太人,和1894年法國德雷福斯案,猶太復國主義終於成為了世界性的運動。42

1897年8月,赫茨爾在瑞士巴塞爾,召集了世界第一次猶太復國主義者代表大會。會上成立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組織,主張目標是在巴勒斯坦建立“由公法保障的猶太人之家”,赫茨爾並當選為主席。這個目標得到猶太資本家的支持,使復國運動有充足的資金。43

猶太人開始移居巴勒斯坦,第一個移民高潮於1882年至1903年,巴勒斯坦興建了二十個猶太人村落,這些定居點稱為“伊休夫”。44英國殖民當局早期支持猶太人移民和復國,但後來基於利益改變政策,阻止移民和復國後,當地部分猶太人,把進行恐怖活動的目標,由阿拉伯人改為英國人。他們決定以恐怖手段爭取建國。

其實早於羅馬統治期間,在起義的猶太人中,就有部分被稱為Zealot的激進猶太人為反抗羅馬帝國,曾以恐怖主義手段─暗殺、破壞供水系統、於水源和穀倉下毒,來對付羅馬人和被認定出賣同胞的猶太人。45周燮藩指出,這些激進分子應是當時猶太教中的奮銳派,後來還曾一度佔據耶路撒冷。46

而近代猶太復國主義中較著名的組織是─伊爾根Irgun Zvai Le’umi(National Military Organization全國民兵組織,或 Irgun)。該組織成員大部分為波蘭猶太人。1913年於波蘭出生的比金Menachem Begin在1942年5月到達巴勒斯坦後,在短時間內成為了伊爾根的領袖,而他更在1977-83年期間成為以色列總理。47

伊爾根成員很多時化裝成英國軍警,或阿拉伯人進行恐怖活動。從三十年代起開始對付阿拉伯人,後來擴大目標到英國人。44年2月,比金向英國宣戰,3月炸死六名英國警察。481946年7月伊爾根人員用裝有500磅炸藥的汽車炸彈,襲擊耶路撒冷大衛王酒店。雖然有大批酒店人員和住客,但因為巴勒斯坦和外約旦英軍總部位於此,所以成為襲擊目標。伊爾根當時以“故意地、堅忍地、不斷地打擊英國政府的威信”,作為建國的手段。49該宗炸彈襲擊,導致91人死亡,45人受傷。伊爾根成員於立國後,第一次中東戰爭時進入以色列軍中服役,而該組織大量的前線領導人,亦成為右翼政黨的領袖。50

另一個恐怖組織斯特思幫Stern Group(Lohamei Herut Israel意即 Freedom Fighters for Israel),以每次殺一個單身英國人,來迫使英方接受猶太人的建國目標。44年11月6日,該組織成員在開羅刺死英國中東事務大臣莫因勛爵。而領袖伊扎克.夏米爾,亦於1983-84年和1986-89年成為以色列總理。51

英國除要面對猶太復國主義者的恐怖襲撃外,還要面對美國的外交壓力。1942年5月,在美國紐約比爾特莫酒店舉行的世界猶太人大會,通過在巴勒斯坦建立“猶太共和國”和猶太武裝力量。44年,美國民主和共和兩黨,都在總統競選綱領上,提出支持猶太人建國。52

1947年5月,英國作出讓步,決定把巴勒斯坦問題交由聯合國解決。1947年5月,聯合國派出國際調查團到當地。8月該調查團提出分治計劃,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認為不公,發生暴動,劫掠猶太屯墾區。古.本里安下領猶太游擊隊對阿拉伯平民進行報復性殘殺。53

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大會在美、蘇為首的33個國家贊成下,通過巴勒斯坦分治決議,決定英國委任統治於1948年8月1日結束,二個月內分別於巴勒斯坦建立猶太國(1.49萬平方公里)和阿拉伯國(1.12萬平方公里),而耶路撒冷城(158平方公里)交由聯合國管理。1/3人口的猶太人獲得56%的巴勒斯坦土地,遭到13個阿拉伯國家投票反對。54

1948年5月14日,在特拉維夫,工黨領袖古.本里安宣布以色列建國,十六分鐘後,美國事實承認以色列。55以色列立國後,極端的猶太復國主義者並未滿足。1994年2月25日,一名名叫格登斯坦的猶太復國主義激進分子,衝入易卜拉清真寺,用自動歩槍向人群掃射,造成57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美國國務院的資料是29人死亡,150人受傷)。格登斯坦即時被人群亂拳打死,他的墳墓被持相同觀點者視為聖地,日夜有人看守。56在當今猶太復國主義恐怖組織中,以恢復聖經時代的以色列為目標,卡漢Kach和卡漢集團Kahanc Chai(Kahanc Chai意指Kahanc Lives)相繼出現。1994年以色列內閣根據1948年通過的恐怖主義法例,宣佈他們為恐怖組織。

卡漢創立者是猶太裔美國人,猶太教原教旨主義拉比Meir Kahane。1968年居住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的Meir Kahane,認為美國當地的猶太組織未能保護猶太人和對抗反猶太主義,於是創立保衛猶太聯盟(Jewish Defense League JDL),並於69年移居以色列。保衛猶太聯盟於美國各地都有分支機構,如佛羅里達州和芝加哥。2001年12月31日CNN報導有二位保衛猶太聯盟成員,因計劃炸毀洛杉磯的穆斯林公共事務辦事處(The Muslim Public Affairs Council in Los Angeles)而被控告。57

卡漢集團是卡漢的分支,當Meir Kahane於1990年在美國被暗殺後,由他的兒子Binyamin創立。Binyamin Kahane和他的妻子於2000年在西岸駕車時,遭巴勒斯坦槍手射殺身亡。58

卡漢集團認為猶太人是上帝的選民,猶太人要互相愛護, “不應漠視你兄弟的血Don't stand Idly by your brother's blood”(引用自《利未記》的詩句)。放逐是猶太民族的詛咒,回歸以色列的祖國土地,才是全球猶太人的未來。律法《摩西五經》所稱由神所賜予猶太人的土地是不可分割的,放棄這些土地是出賣猶太民族的行為。對猶太人的壓迫是褻瀆全能的上帝,信仰是猶太人的武器,聖殿山是猶太國的精神、律法和政治中心;他們渴望重建聖殿,並認為當地的清真寺(應指奧瑪寺)是刺激阿拉伯人反猶太人的源頭和對上帝的褻瀆,應該拆除,而且以色列的政治、司法和教育系統應回歸猶太律法。59

該組織除敵視於希伯倫和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外,亦反對以色列政府。主張襲擊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官員。1994年曾發表聲明支持易卜拉清真寺的恐怖襲擊。主要根據地在以色列和西岸的猶太殖民區。另外,在美國和歐洲亦有同情者。60

自從以色列立國後,中東地區就戰禍連連,恐怖襲擊不斷,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擴大至阿拉伯與美國人的衝突。這都是基於英美兩國意圖控制中東,借助猶太復國主義,人為地製造以色列建國,導致產生複雜的巴勒斯坦問題。早期部份猶太復國主義者為爭取建國使用恐怖手段對付英國殖民政府,以恐怖主義解決政治問題,開始了一個錯誤解決政治問題的方向。而美國在以色列立國和巴勒斯坦建國問題上,偏袒以色列,不能及早公平處理,更讓巴勒斯坦問題成為中東地區的定時炸彈。

2.1.2巴勒斯坦人民起義與爭取建國
2.1.2.1巴人的合法代表─巴勒斯坦解放組織
上世紀三十年代,英國殖民當局在巴勒斯坦扶植猶太社團,遭阿拉伯人反對。1936年4月15日,兩名猶太人被殺。次日晚,兩個阿拉伯人於猶太社區附近被殺。事件觸發巴勒斯坦人民起義(1936-1939)。

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發動大罷工,破壞交通和襲擊猶太人,各派別成立“阿拉伯最高委員會”。1937年7月,英國皇家調查團提出分治方案,事件升級,“阿拉伯最高委員會”進行武裝對抗。英國當局進行壓制,宣布最高委員會為非法組織,並逮捕有關人士。

1938年夏天,游擊隊控制巴勒斯坦大部分地區、山區及農村。英軍在北部和東北部邊界設置鐵絲網,在約旦河谷建立哨所和碉堡,切斷游擊隊的補給線,並與猶太武裝組織聯手進攻。到39年游擊隊被迫轉移到敘利亞和外約旦,終被消滅。61

以色列立國第二天,埃及、外約旦、敘利亞、黎巴嫩和伊拉克組成阿拉伯聯軍,進攻以色列,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至今,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共進行過四次戰爭。以色列在歷次戰爭中,佔領了加沙地帶、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控制巴勒斯坦全境,並侵吞了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和埃及的西奈半島。1982年以色列為與埃及改善關係,撤出西奈半島。現在以色列佔領土地為2.78萬平方公里,比聯合國允許的建國範圍多出1.29萬平方公里。62歷次中東戰爭,導致三百萬以上的巴勒斯坦難民,他們不單沒有建國,還要失去家園,住進鄰國的難民營。

從1955年開始,巴勒斯坦人以“阿拉伯突擊隊”名義越過邊界,進行游擊活動襲擊以色列63。1964年5月各游擊隊組織,在耶路撒冷舉行第一次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會議,通過成立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 PLO,1969年起主席為阿拉法特。在經過多次分化改組後,現約有八個組織,當中以阿拉法所領導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簡稱法塔赫AL-Fatah)為最大,1965年1月1日開始反對以色列的武裝鬥爭,武裝部隊為"暴風",由阿拉法特為總司令。

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成立初期,以建立統一和民主的世俗化國家為目標,以武力作為建國手段,對以色列採取“不承認、不和解、不妥協”原則的政策。1974年,阿拉法特提出新政治路線,通過政治和外交手段爭取建國,有條件地進行中東和談,主張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先行建國。而在該年聯合國承認巴解為巴勒斯人民代表。1982年黎巴嫩戰爭後,以阿拉法特為首的多數派,更加著力於新路線。64

這路線受到堅持武力建國和對以色列不妥協的反對派所反對。1985年3月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中的反對派,成立“巴勒斯坦民族拯救陣線”,以反對阿拉法特的溫和路線。

2.1.2.2反對和談路線的巴人組織
反對阿拉法特路線的巴人組織,有來自巴解內部,亦有非巴解成員組織。這些組織有世俗主義者,亦有原教旨主義者,惟相同的是堅持武力抗爭,不與以色列妥協,為了破壞和平進程,甚至使用自殺式炸彈襲擊的恐怖手段。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簡稱"人陣"Popular Front),1967年12月成立,後加入巴解。1974年因反對阿拉法特路線,而退出巴解執行委員會,但不退出巴解。目前是巴解中僅次於法塔赫的第二大組織。機關刊物為《目標》周刋,總部設在大馬士革,受敘利亞阿拉伯社會復興黨領導。

2001年8月27日以色列刺殺"人陣"總書記艾布.阿里.穆斯塔法後,"人陣"於10月暗殺以色列旅遊部長澤維作為報復。巴勒斯坦當局再次宣布該組織為非法,並逮補該組織20多名成員。65

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者Palestinian Islamic jihad PIJ成立於1970年,是原教旨主義組織,以建立宗教性的巴勒斯坦為目標。成員分佈於以色列、約旦和黎巴嫩。該組織經常襲擊旅遊巴士和越過邊界突襲以色列人。資金來源於敘利亞和伊朗。66

伊斯蘭抵抗運動Islamic Resistance Movement,阿拉伯文字首縮寫音"哈馬斯,HAMAS",由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會演化而成,創辦人為亞辛,是兄弟會成員。兄弟會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在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影響下而成立。1973年亞辛創建伊斯蘭中心,從事宗教宣傳、發展組織和社會福利活動。

直至1987年,巴勒斯坦對以色列起義之時,亞辛主張通過聖戰收復領土,消滅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國土上建立伊斯蘭國家,並把組織改名為哈馬斯。哈馬斯有自己的清真寺和傳教士,亦進行社會福利事業,而軍事部成員在殉教的理想下,最常用的就是以自殺式炸彈,襲擊以色列平民和軍事目標。(67)1993年4月16日,以巴衝突中第一宗自殺式炸彈襲擊,正是由哈馬斯策劃。68

哈馬斯強烈反對以巴和解,並反對主張和談的阿拉法特的巴解政府。1991年開始多次與巴解發生武裝衝突,1994年與駐加沙巴勒斯坦警察發生流血衝突,17人死,200多人受傷。692001年12月22日哈馬斯支持者在加沙城與巴解政府安全部隊發生衝突。5人死亡,近60人受傷。70
哈馬斯雖然激進,但卻有大量支持者和同情者,主要集中在西岸和加沙地帶。並大量捐款來自海外的巴勒斯坦人,沙地阿拉伯、埃及、伊朗、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北美和西歐等伊斯蘭組織。71

綜合上述,無論是支持和平路線和誓死繼續與以色列抗爭的巴人組織都派系林立,巴人內部的分歧,特別是世俗主義者和原教旨主義者之爭影響了巴勒斯坦政府與以色列談判的效力,阻礙政治途徑解決問題的發展。巴勒斯坦一日未能立國,巴人對以色列的恐怖襲擊亦難望有終止的一日。

2.2現代化挫折的攻擊─伊斯蘭復興運動與埃及穆斯林兄弟會
在當代伊斯蘭復興運動中,最重要的組織首推埃及穆斯林兄弟會(遜尼派),它是世界首個穆斯林兄弟會,伊斯蘭世界其他地方的穆斯林兄弟會,是基於其影響而成立。如敘利亞穆斯林兄弟會、約旦穆斯林兄弟會、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會(哈馬斯前身)、蘇丹穆斯林兄弟會(1985年在圖拉比指導下轉變為「伊斯蘭民族陣線the Islamic National Front」積極參予政治)。72

一般中東地區的遜尼派穆斯林兄弟會,其領導人都曾是或仍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成員,又或曾在埃及阿查爾大學唸書。在創立當地兄弟會時都模仿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組織結構。73因此它的影響不止於埃及,而是遍及整個伊斯蘭世界。在發展的過程中,該組織激進分子紛紛離開,另立更為激進的恐怖主義組織,如贖罪與遷徙、埃及聖戰組織、伊斯蘭解放黨、伊斯蘭集團等,對中東恐怖主義浪潮有啟示作用。

穆斯林兄弟會,亦稱“伊赫瓦尼”,由埃及人哈桑.班納於1928年在埃及伊斯梅利亞鎮創立。原是宗教─社會組織,主張依《古蘭經》、聖訓和伊斯蘭教法為原則,通過“聖戰”建立一個「公正、平等、理想的伊斯蘭國家和伊斯蘭制度」。1938年後政治色彩加重,強調消除腐敗,淨化社會,抵制西方文化和世俗化,反對帝國主義和以色列。74

哈桑.班納的宗教教育源於其父親,他的父親曾在伊斯蘭世界最古老的宗教學府埃及阿查爾大學(Al Azhar)就讀,師承著名伊斯蘭宗教改革家阿富汗尼(1838-1897)的弟子阿布都(Muhammad Abduh),並曾當過家鄉的伊瑪目(imam宗教領袖)和清真寺教師,撰寫過很多有關聖訓( the hadith)的著作。而班納自小接受世俗教育,十六歲入讀當時埃及首間傳統宗教及現代高等教育混合的達厄爾烏魯姆(Dar al-Ùlum)學院。

上世紀二十年代,埃及正受西方帝國主義的侵略,王室腐敗,王公富商勾結外國勢力,宗教上層維護統治階層及西方殖民者(如1798年,阿查爾烏勒瑪警告信徒必須服從法國佔領者。1914年英國殖民當局宣佈戒嚴法,阿查爾烏勒瑪公開讚美神,並勸告信徒避免叛亂。),社會貧富懸殊,境內的穆斯林和基督徒的衝突加劇。

衝突原因是基於基督徒主張埃及西化和世俗主義,特別在1882年英國佔領埃及後,科普特人(基督徒)有意聯合英國抵制穆斯林,以改善地位。穆斯林認為由十八世紀以來,基督徒多次妄想成為西方殖民主義的先鋒(1798年拿破崙登陸埃及時,科普特人勾結法國裡應外合),而埃及自七世紀由阿拉伯人入主後,社會已阿拉伯化,是伊斯蘭世界的一部分。特別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基督教會加速瓦解伊斯蘭社會制度,攻擊穆斯林宗教生活,排斥埃及人民於殖民當局的教育制度之外,並積極支持猶太復國主義。因此,社會上對伊斯蘭改革有深切的盼望。

班納認為穆斯林如兄弟般生活是基本責任,因此依據《古蘭經》:“穆斯林皆兄弟”一語,為團体取名為穆斯林兄弟會。1933年5月,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召開大會,討論如何抵制基督教活動等問題。他亦曾修書當時國王佛阿德一世(FaùdⅠ),論及穆斯林兄弟會信仰,和政府應如何控制基督教活動問題。75

40年代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成員暗殺埃及首相納克拉希76,並在開羅和蘇伊士運河區附近,擁有軍事武力。1948年還組織志願軍,參加阿以戰爭。在國內協助民族主義力量,由納瑟領導的“自由軍官組織”,策劃國內革命,多次配合發動暴動。“自由軍官組織”終於在1952年7月23日推翻法魯克國王,建立政權。可是,不久雙方就因世俗主義和現代化政策問題導致關係惡化。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在1954年和1964年,因渉及暗殺納瑟而遭受大力鎮壓。77

納瑟病死後,薩達上台因權力不穩,而拉攏兄弟會,釋放大批兄弟會獄中成員,並為除去納瑟主義的影響,而大力推行伊斯蘭教政策。1971年憲法規定伊斯蘭教是國教,伊斯蘭教法是立法的淵源。78但雙方關係在糧食暴動後開始白熱化。

當時埃及因人口急劇增長,糧食不足,價格持續上升,外債嚴重。在這時期薩達在政策上改為親西方,1975年親自訪美,支持親西方的伊朗巴列維王朝,強調埃及與西方可合作對抗蘇聯,並施行西方要求的經濟改革措施。1976年埃及尋求國際貨幣基金貸款,貸款條件是埃及改革財政,取消基本食品補貼。這導致1977年埃及發生糧食大暴動。

薩達一方面以懷柔手段對付兄弟會溫和派,另一方面以強硬手段對付激進分子,宣佈戒嚴法,加強輿論控制,並以防置判教法鎮壓激進分子。1977年薩達訪問以色列,78年參加大衛營協定,79年與以色列訂下和平條約。1981年,埃及發現兄弟會激進分子對軍隊進行滲透,宣佈穆斯林兄弟會為非法組織,並逮補包括兄弟會領袖約2千名激進分子,政府嚴密控制宗教活動。791981年10月6日,埃及納斯爾城閱兵場上,薩達在檢閱軍隊時,“被贖罪與遷徙”於軍中的成員刺殺身亡。

薩達的軟硬手段,導致兄弟會中的溫和與激進派分裂,激進分子紛紛另立組織。1981年8月統計,在埃及境內的伊斯蘭組織愈千,當中的激進組織有三十多個:伊斯蘭解放組織或稱穆罕默德年輕人、穆斯林社會、贖罪與遷徙或稱聖戰B、聖戰社會或稱聖戰組織、救贖軍、真主戰士等。80
薩達被刺身亡後,副總統穆巴拉克執政,依從薩達的軟硬路線,應付原教旨主義,他如薩達一樣,早期實行開放政策,甚至開放報禁和黨禁,穆斯林兄弟會亦因此參予過二次選舉,但其後漸漸收緊。在對外關係上,亦依循薩達傾向西方的老路。在穆巴拉克的統治下,激進組織亦如同薩達時期一樣愈鎮壓愈興盛,恐怖主義活動一浪接一浪。

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發展過程,是伊斯蘭社會走向現代化道路挫折中的回應。班納受過現代化西式教育,接觸到西方意識形態和思想,但他最後排拒西方意識形態,發展模式和價值体系,認為伊斯蘭才是發展道路。這個情況在其他原教旨主義組織,甚至恐怖組織的領導人身上都可以找到。如本.拉登在二十多歲是國際商人,他的家族和自己在亞洲、非洲和歐洲都有業務。阿爾伊達的二號人物埃曼.扎瓦希里的父親是一位醫生,他自己亦考上開羅大學醫學院成為醫生,自小成長的地方是埃及最西化,最多外國人居住的中產階級住區邁阿迪(開羅南部五公里)。

在社會方面,早期兄弟會雖然有實力,但阿拉伯民族主義才是埃及社會的主要力量,在納瑟強力鎮壓和大力提倡泛阿拉伯主義時,兄弟會更受到沉重打擊,但在隨後泛阿拉伯主義的失敗,特別在跟從西方路線的世俗主義和現代化政策施行下,埃及社會對內未能解決社會經濟問題,對外亦無法振興阿拉伯民族的情況時,埃及社會漸漸跟隨了穆斯林兄弟會的路線─回歸伊斯蘭。

在埃及社會國內制度缺陷下,人民回歸伊斯蘭的訴求不止未能舒緩,人民對政府親西方,對以色列妥協的政策敵視情緒亦未能緩和。這正是為何激進組織愈被鎮壓,反而愈是興盛的原因。因此,伊斯蘭復興運動的興起,甚至當代伊斯蘭復興運動的激進化不是用群眾的非理性就可以解釋,它是受挫後的反應。社會長期的受挫感,引發了該地區人民對美國和當地親美政權的強烈不滿。更甚者,美國乘前蘇聯解体後,一國獨大之機會,變本加厲,加強對中東地區的控制。使不滿情緒引發出攻擊行為,成為恐怖主義的動力。

2.3區內外大國的政策
2.3.1冷戰時代美蘇的中東政策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蘇爭奪世界霸權,而中東的重要地緣戰略位置和資源是雙方在世界中的一個重要角力場。這個時期雙方都極力拉攏區內國家,美國通過巴格達條約和經援手段,並以購買石油利誘海灣產油國家加入陣營,而前蘇聯則以武器和社會主義道路,來召攬經濟不發達的埃及、利比亞、黎巴嫩和敘利亞等國。

雙方陣營在美蘇各自支持下,原有的矛盾和衝突更為激烈,有些衝突還演變成戰爭,當中最重要的是以阿戰爭。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持,離開了巴勒斯坦近二千年的猶太人能否立國實屬疑問。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持,亦很難想像一個剛成立第二天就被五個強鄰兵臨城下的小國能夠生存至今,反能佔據鄰國土地。

第一次中東戰爭(1948年),阿拉伯聯軍在數量上和士氣上都佔明顯優勢,就在新生的以色列岌岌可危的時候。在美國的干預下,聯合國分別於1948年6月11日-7月9日和7月19日-10月15日通過兩次停火協議。在停火期間美國趁機武裝以色列,大批重型裝備源源運到,並在海外大量補充兵員,到最後反而獲得優勢。在獲得優勢後,以色列向阿拉伯聯軍反擊。到戰爭結束時,以色列由1.4萬平公里的土地,擴張至2.07萬平方里,並佔領西耶路撒冷。

第二次中東戰爭(1956年)是英法與以色列密謀阻止埃及收回蘇伊士運河,對埃及所發動的戰爭。因為沒有美國的支持,蘇聯又極力反對,戰事很快在國際壓力下平息。

第三次中東戰爭(1967年)正值六十年代,美國陷於越戰,蘇聯趁機加強滲透中東,以經濟和軍事援助,加強同埃及和敘利亞的關係。美國增強以色列武裝以抗衡,戰爭前的3月-5月期間,向以色列提供戰機250架、坦克400多輛,並派1000多名美國空軍到以色列。另一方面,在阿拉伯國家支持下,巴勒斯坦人民成立了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敘利亞實施約旦河上游河道改變工程,以報復以色列從太巴列湖引水至內格夫沙漠。以色列決以戰爭改變形勢,先發制人,佔領加沙地帶、西奈半島、約旦河西岸、東耶路撒冷和戈蘭高地,共6.5萬平方公里。

第四次中東戰爭(1973年)是埃及總統薩達為打破以阿雙方不戰不和的僵局,企圖日後與美國講和為目的而發動。在猶太人的贖罪日,以色列受到埃敘兩國的突擊,戰事初期節節敗退,但因埃及目的是以戰迫和,在收復失地後更停止進攻。以色列利用喘息時機,得到美國的緊急援助,在12天內獲得8億元以上的軍用物資,和22.5億元的緊急安全援助,進行反攻,重控戰局。這次戰爭雙方損失重大,奠定以埃講和的基礎。

黎巴嫩戰爭(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以消滅盤踞南黎巴嫩和貝魯特西區的巴勒斯坦遊擊隊基地,並企圖迫退駐黎巴嫩的三萬敘利亞“阿拉伯維持和平部隊”,讓以色列支持的南黎巴嫩軍控制南黎。在國際壓力下,以色列於1985年分三階段撤出。81

美蘇在背後支持下,讓原本已經錯綜複雜的以阿衝突更為尖銳,特別是美國為了控制該區甚至直接以軍事行動和特工任務介入中東事務。第二次中東戰爭後,英法在中東勢力萎縮,為阻礙蘇聯南下,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向國會提出,授權總統實行軍事援助和合作計劃,可随時出動美國武裝力量保衛中東國家獨立。82

1951年黎巴嫩接受美國的第四點計劃,與美國訂立合作和經濟援助協定。黎巴嫩穆斯林反對基督教當局與美國的協定,舉行反政府示威,並發展成武裝鬥爭,後控制2/3國土。1958年7月美國直接派兵入侵黎巴嫩,後因輿論壓力於10月撤出。83

1985年美軍於黎巴嫩受擊導致241人喪生,中央情報局策劃報復,企圖用汽車炸彈刺殺真主黨精神領袖法德拉拉。法德拉拉避過此劫,但卻有80人因此被炸死。84

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在中東的爭奪,利用以阿民族間的矛盾,引發了當區的動亂和戰爭,成為恐怖主義的溫床。特別是美國在中東政策上偏袒以色列,甚至派兵當地,間接上刺激了伊斯蘭復興和反美情緒,激進者甚至以恐怖主義反美,是美國當初始料不及的後果。

2.3.2區內大國對激進組織的政策
中東地區各國除政治体制複雜外,宗教派別亦不惶多樣。表面上中東人民都是穆斯林為主,佔中東總人口90%以上。猶太教和基督徒相對較少,猶太教徒集中在以色列,基督徒以塞浦路斯希臘裔為主,而黎巴嫩基督徒佔該國人口約一半,其次分散在巴勒斯旦、埃及和敘利亞等部分阿拉伯人和少數民族。可是,各宗教內部卻教派林立,並且互有嫌隙,甚至教派鬥爭。

黎巴嫩基督教主要分成東正教和天主教派,當中又各自分出不同支派,希臘東正教派、亞美尼亞東正教派、科普特教會和天主教馬龍派等。至於伊斯蘭教,世人都知分成遜尼和什葉兩大派,並勢成水火,但其實兩派下亦各有支派。如沙地阿拉伯是遜尼派的瓦哈比派,是現代第一個原教旨主義國家,但是大多數遜尼派視瓦哈比派為異端。85敘利亞當局,政治上與伊拉克同是復興黨,但軍隊是什葉派支系阿拉維派(Alawi)(又稱努賽里派),他們與佔人口多數遜尼派曾發生嚴重流血衝突。伊拉克復興黨在宗教上屬遜尼派,而人民反以什葉派為主。

由於中東各國領導階層宗教派系不同,而且往往與所統治地區的主流教派有所衝突,因此,各國政府對他國的激進組織都有或多或少的支持,或作為反以、反美手段,令情勢更加錯綜複雜。

黎巴嫩的教派衝突渉及以色列、伊朗和敘利亞。以色列支持馬龍派基督徒和南黎巴嫩軍(前身為自由黎巴嫩民兵),在黎巴嫩近以色列邊境設有安全區。1982年以色列入侵南黎巴嫩,巴解武裝撤出,以軍佔領貝魯特後,任由所支持的馬龍派基督徒武裝進入薩布拉和沙地拉難民營,屠殺難民營內的婦孺老弱,以軍還發射照明彈予以幫助,導致約1500名平民遇難。86

以色列入侵南黎巴嫩後,伊朗亦不甘後人,派革命衛隊2千人到黎巴嫩,以支持真主黨(Hizbullah)。除真主黨外,黎巴嫩武裝革命派和上帝黨都由伊朗支持。德魯士民兵與真主黨是聯盟關係。遜尼派民兵、什葉阿瑪爾派民兵親敘利亞,伊朗革命後阿瑪爾民兵分裂為親敘利亞和伊朗兩派。87而著名的伊斯蘭聖戰者組織,由伊朗指揮,但屬下的分支組織阿邁勒─伊斯蘭運動,接受敘利亞的財政和武器援助,勢力範圍周圍並有敘利亞安全部門保護。88

至於巴勒斯坦方面,一樣派系林立並有大國在背後支撐。
先講巴解,巴解內有不同的派系及支持國,如:
巴勒斯坦人民解放戰爭先鋒隊(俗稱閃電Al-Saiqa),受敘利亞復興黨,巴勒斯坦地區組織領導。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簡稱“人陣”,與阿拉伯拒絕陣線國家關係密切。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總指揮部),簡稱“人陣總部”,由利比亞和敘利亞支持。
解放巴勒斯坦民主人民陣線,簡稱“民陣”,與民主也門關係較密切。
解放巴勒斯坦阿拉伯陣線,簡稱“阿解陣”支持者為伊拉克復興黨。
巴勒斯坦人民鬥爭陣線,簡稱“人鬥陣”,與阿拉伯拒絕陣線國家(1977年12月敘利亞、阿爾及尼亞、民主也門和巴勒斯坦成立反對同以色列進行任何妥協的拒絕陣線)關係密切。89
非巴解組織的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者(PIJ)受敘利亞和伊朗支持,而哈馬斯(Hamas)則與伊朗有關,而阿布.尼達爾Abu Nidal organization就被美國認為與伊拉克有連繫。

伊朗、伊拉克、蘇丹和利比亞,是美國認為支持恐怖主義組織的中東國家。1992年美國就認為伊朗與二十多個恐怖組織有聯繫。其實中東國家或多或少都有和激進組織有關,如沙地阿拉伯在四、五十年代開始,就向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提供財政緩助。90這是基於中東在教派和政治上的錯綜複雜,也涉及這些國家的管治能力,如激進組織在境內建立基地受到群眾保護,又或是政府內有同情者。但這些國家在政策層面上,未必是支持激進組織的恐怖主義手段。當然,我們也不能無視其與激進組織的關係。

2.3.3以色列的鎮壓政策
正如基辛格所說:「現今已沒有主要國家能供應武器給阿拉伯國家進攻以色列或進行政治對抗。亦沒有阿拉伯國家有足夠實力向以色列啟動戰端。」91但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鎮壓從未間斷,電視新聞片段經常播出巴勒斯坦青少年向以軍擲石頭,又或是巴勒斯坦槍手面對以軍坦克的鏡頭。只要在互聯網上一查,要找到以色列軍對巴勒斯旦血腥鎮壓的新聞卻輕而易舉。

有一篇名為《巴勒斯坦少年玩"石頭碰坦克"緊張刺激》的新聞,內容指出以軍開入加沙北部比特哈農鎮時,巴勒斯坦人向以軍投擲石頭,以軍開槍還擊。另一篇報導以軍以平民向巴勒斯坦武裝分子提供掩護為由,用推土機把民居移平。92

除了向擲石的少年開槍,移平民居外,在軍事行動中,以軍常以巴人作為“盾牌”或命令他們敲開巴勒斯坦武裝分子的家門。在國際輿論壓力下,2002年8月以色列法院發佈禁令禁止以軍把巴人作“盾牌”,但在半年後,該禁令被最高法院放寛,在得到本人同意下,以軍可以把巴勒斯坦人作為“盾牌”。93

究竟有多少巴人遇害?據新華網記者報導2003年第一個月初歩統計有46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軍打死,17名是平民,當中包括4名不足十歲的小孩。在29名武裝人員中,5人是進行襲擊時被殺,其餘24人是在以軍報復和清剿行動中喪生。而在持續27個月的以巴衝突中,共有2800巴勒斯坦人和700多以色列人死亡,20000多人受傷。94

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尚且如此,那真正的恐怖分子豈會手軟。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曾派出特工,持加拿大護照在約旦企圖暗殺亞辛,後因事情敗露遭約旦和加拿大抗議。95特別能說明以色列為殺恐怖分子不擇手段的例子是慕尼黑奧運會以色列運動員被襲擊後,摩薩德訂下涉嫌策劃襲擊的十一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名單,進行的暗殺計劃。暗殺行動由1972年10月開始,持續7年多,到1979年1月才結束,暗殺活動地點涉及意大利的羅馬,法國的巴黎和塞浦路斯的尼科西亞。96以色列當局為向恐怖分子報復,不惜以長達7年時間,無視國際法在境外多個國家進行暗殺,在自己控制的土地上進行報復就更是事無忌憚,而這種以恐怖反恐怖,正造就暴力不絕的惡勢循環。

遠的不說。單自2000年9月以巴衝突至“人陣”總書記艾布─阿里─穆斯塔法被暗殺,以色列共刺殺60多名巴勒斯坦活躍人士。2001年8月27日以色列出動武裝直升機,向約旦河西岸拉馬拉“人陣”總書記穆斯塔法辦公室,發射二枚導彈,穆斯塔法當場死亡。9710月“人陣”為報復,刺殺以色列旅遊部長澤維,以色列軍開入六個巴勒斯坦人城鎮,於伯利恆開槍射殺三名巴勒斯坦男子,並且在傑寧附近打死一名巴勒斯坦婦女。98

「當我看到孩子們用石塊對付坦克,當我看到一個接着一個巴勒斯坦孩子被以軍殺死,當我的大學同學相繼死去,我不能不造出加入哈馬斯的決定。」一個哈馬斯卡桑旅的成員,向訪問者解釋為何加入哈馬斯時說。另一位是心理學博士生的哈馬斯成員認為,從事自殺式炸彈襲擊和面對以色列士兵作戰沒有什麽兩樣,因為攻擊以色列士兵的人也深知一去無回。近2千人被殺,而且大部分是平民的事實無疑告訴巴勒斯坦年輕人,既然都是死,為什麽不像烈士一樣高貴地死去。99

在以色列的鎮壓下,甚至連少女都選擇了“高貴地死去”。2002年3月29日下午,耶路撒冷西區克迪亞街的一家超級市場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2人死亡,15人受傷。引爆者是一位18歲巴勒斯坦少女阿亞特.亞克拉斯。100

在以色列強大鎮壓下,巴勒斯坦人要麽選擇反抗,要麽選擇逆來順受。而以石頭和歩槍來對抗以軍的坦克和武裝直昇機的巴人來說,對抗以軍無疑等同自殺。這足以說明為何那麽多巴人願意以自殺式襲擊,來個玉石俱焚。

2.4本段結論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東恐怖主義盛行的原因,可分成內外二方面。首先,英國殖民主義利用猶太復國主義謀求利益,產生的巴勒斯坦問題,是歷史遺留下的問題。冷戰時期,美蘇兩國於區內的爭霸,及後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偏袒,都是大國對區內事務干涉,屬於外部因素。

至於中東各國對區內各激進組織有意無意的支持,伊斯蘭社會現代化的挫折和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強力鎮壓,則屬內部因素。而二者當中,以外部因素比內部因素影響為大。因為導致中東地區恐怖主義盛行的中心點,是以色列立國和巴勒斯坦問題,而這二個因素都建基於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和干涉區內事務的政策。世界上其他地區和民族在現代化道路上都多少遇過挫折,亦有部份激進者採取恐怖主義。但激烈程度和普遍性卻大大不如中東地區。而且中東各國有意無意對激進組織的支持和容忍都與美國介入中東地區事務有關,這些組織(除以色列支持者外)大部份都是反美又或是反對區內親美的政權。這足以証明,中東地區及與其有關恐怖活動肆虐的根源在於美國政策─這個外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