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Jul 2006, 02:51 AM | 論文及研究專區 | (977 Reads)

論恐怖主義對中東政治的影響
兼論中國的中東政策

第三章 中東恐怖主義的特點 
 

3.1政教合一
恐怖主義本身只是一種手段,一種工具,而目的在於政治,因此恐怖主義本身是一種政治行為。可是,中東恐怖主義一個突出點,就是不只涉及政治,還帶有宗教因素。對於這個問題,一般中外學者都會突出當中的伊斯蘭因素,因此亦有學者對伊斯蘭和恐怖主義拉上關係的看法提出批評,認為伊斯蘭和恐怖主義沒有必然關係。

誠然,宗教不會產生恐怖主義,但政教合一因素,在中東的恐怖活動中卻有重要地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分子,要求建立伊斯蘭法和制度國家,固然是政教合一,但猶太復國主義恐怖分子,以《聖經》應許之地為據,宣稱擁有巴勒斯坦全部主權,甚至卡漢集團要求建立猶太律法制度的以色列,又何嘗不是政教合一?先前,已經討論過猶太復國主義和卡漢集團,以下將集中討論伊斯蘭。

在歷史淵源上,伊斯蘭最早與暗殺活動拉上關係的派別,是什葉派支派伊斯瑪儀派中的分支,阿薩辛派。該派殺手在行動前,均服食名“阿希什”(Hashish)的大麻葉,故稱“阿薩辛”(Hashshashin)即服用大麻的人,經拉丁文(assassini)傳入英文(assassin),故又稱刺客派。101亦稱“尼查爾派”或“尼查里派”。

公元909年什葉派埃及法蒂瑪王朝建立,1094年哈里發穆斯塔西爾逝世,次子穆斯塔爾里在宰相支持下繼位。長子尼查爾在亞歷山大舉兵,戰敗被俘,後傳被毒殺。於敘利亞和波斯的伊斯瑪儀派,仍效忠尼查爾,在波斯西北阿拉穆特山成立公國,建立城堡要塞,組成“菲達伊”(意為奉献生命者的暗殺團),四出進行暗殺。102刺客在服食麻醉葯後,被送入樂園,享受數天後,再以麻醉葯麻醉後送出,讓他們誤以為曾置身天堂中。他們被勸說如果能奉獻生命,執行刺殺任務,他們將會於天堂得到獎賞。在執行刺殺任務前,會舉行宗教儀式,對任務和刺客進行祝福,刺客並會吸食大麻,以鎮靜神經和增加勇氣。103他們活躍於1090年至1275年的185年間,在十字軍入侵期間,於敘利亞和黎巴嫩建立堡壘,並曾刺殺法蒂瑪王朝哈里發阿米爾、的黎波里的雷蒙二世和耶路撒冷的康拉德等,使十字軍聞風喪膽。104

雖然巴以衝突中,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的還有抱民族主義的人陣,但當地第一宗自殺式炸彈襲擊卻是由哈馬斯策劃。哈馬斯認為只有聖戰還不夠,還需要犧牲,從此自殺式炸彈襲擊,此起彼落。據統計,自巴勒斯坦人民反以色列起義至今共有五次自殺式炸彈浪潮,有時每周都有自殺式炸彈襲擊,甚至一周內多次發生也不足為奇。九一一事件,自殺式駕駛客機撞擊大廈,更把自殺式襲擊的恐怖推向更高點。

有些學者認為,履行“神聖宗教使命”是自殺式爆炸者的基本動機。在進行自殺式襲擊前,那些執行任務的人會被告知他們將會和那些歷史英雄乃至先知一樣名垂青史,他們和家人將能夠到達天堂。在巴勒斯坦當地甚至有傳說,成為烈士而死,天堂裡將會有72個處女新娘等着他。105當然對世俗主義的人來說,這是一種近乎荒謬的想法,但對於信仰者來說,這是一個永恆生命的許諾,犧牲自己現世生命,以成就永生的幸福,其實是對生命仍存有希望。

自殺式恐怖襲擊所造成的心理震撼後果,比一般恐怖襲擊更具恐怖氣氛,加上發展中的伊斯蘭社會,國內外政治經濟矛盾,所導致的暴力衝突和恐怖活動又不斷重複,使人們容易把伊斯蘭和恐怖主義聯繫起來,形成對伊斯蘭的錯誤印象。因此,伊斯蘭因素不會造就恐怖主義,反而是恐怖主義借助宗教因素,來把自己合理化、來把自己美化。

“未曾為你們的宗教而對你們作戰,也未曾把你們從故鄉驅逐出境者,真主並不禁止你們憐憫他們,公平待遇他們。真主確是喜愛公平者。祂只禁止你們結交曾為你們的宗教而對你們作戰,曾把你們從故鄉驅逐出境,曾協助別人驅逐你們的人。誰與他們結交,誰是不義者。”《古蘭經六十章八、九節》

“你們當為主道而抵抗進攻你們的人,你們不要過份,因為真主必定不愛過份者。你們在那裡發現他們,就在那裡殺戮他們;並將他們逐出境外,猶如他們從前驅逐你們一樣,迫害是比殺戮更殘酷的。你們不要在禁寺附近和他們戰鬥,直到他們在那裡進攻你們;如果他們進攻你們,你們就應該殺戮他們。不信道者的報酬是這樣的。如果他們停戰,那未,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你們當反抗他們,直到迫害消除,而宗教專為真主;如果他們停戰,那末,除不義者外,你們絕不要侵犯任何人。......誰侵犯你們,你們可以同樣的方法報復誰;你們當敬畏真主,當知道真主是與敬畏者同在的。”《古蘭經第二章一九0至一九四節》

上述兩段《古蘭經》經文,第一段論述戰爭,後一段闡述聖戰,兩段經文中都有一個核心思想─伊斯蘭的武力只能是防衛性質。特別是當中一句:“除不義者外,你們絕不要侵犯任何人。”而恐怖主義正是侵犯無辜者,那又怎會能容納於伊斯蘭。

因此,宗教沒有鼓吹恐怖主義,無論是伊斯蘭教和猶太教都沒有,只是激進者借用宗教的號召力來達到本身的政治目的。更何況,對於穆斯林來說,伊斯蘭不單是宗教,更是穆斯林的生活規範、道德準則、甚至是法律。《古蘭經》包含宗教、政治、經濟、社會、軍事和法律制度和倫理規範,既是伊斯蘭教立法創制和確立教義的重要依據,也是穆斯林生活和行為的基本準則。

對穆斯林來說,不只是政治,甚至經濟、軍事和生活上的一切都與宗教合一。既然恐怖主義只是手段,真正目的在於政治,又既然穆斯林生活的一切都與宗教有關,那麽中東恐怖主義帶有政教合一色彩根本是很自然的事。其實,這種情況亦有在猶太教中發生,猶太人恐怖組織卡漢集團正是爭取建立猶太教律法制度的以色列。宗教與政治,甚至與生活上一切的緊密關係,於中東地區文化來說是正常事,只是在其他文化當中卻成為一大特點。

3.2國際化的組織和策劃
猶太復國主義恐怖組織和伊斯蘭恐怖組織,都利用自身民族和宗教的世界性特點,來建立國際化的網絡。在以色列立國前,猶太復國主義恐怖組織,就在海外、特別在美國的猶太人處,獲取資金,進行反英殖民鬥爭。而當今的保衛猶太聯盟於美國各地都有分支機構,如佛羅里達州和芝加哥。卡漢集團更設立互聯網站,召募世界各地的激進猶太復國主義者。

而伊斯蘭恐怖組織,基於伊斯蘭社會的廣袤,伊斯蘭國家的眾多,伊斯蘭復興運動的波瀾壯闊,所建立的國際化組織和策劃,尤有過之。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創始人班納,於1942年和1945年走訪約旦、巴勒斯坦等地,隨即在敘利亞、巴勒斯坦、科威特、也門、蘇丹等地建立支部。1948年和1954年埃及穆斯林兄弟會被鎮壓時,許多成員流亡阿拉伯鄰國,加入當地的穆斯林兄弟會。106而且這些組織往往互相支援和庇護,埃及激進分子轉往蘇丹、也門、巴基斯坦、伊朗等國,接受軍事訓練或援助後,再返回埃及,發動襲擊。

在阿富汗抗擊蘇聯入侵時期,多個原教旨主義組織對阿富汗進行援助,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巴基斯坦的伊斯蘭促進會和沙特的“賽萊菲耶”組織最為活躍。除了物資援助外,各地聖戰者,紛紛到阿富汗參戰。本.拉登於1980年6月,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協助下把機關設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接收各地的聖戰者,並把他們送入阿富汗。埃及、沙特阿拉伯、阿爾及利亞、突尼斯、伊拉克、也門、利比亞、約旦等阿拉伯國家都有聖戰者到當地參戰。這些自稱阿拉伯阿富汗人的人數約有1萬5千人。而本.拉登後來自己更親自參與阿富汗戰爭,這些都是日後本.拉登建立國際化恐怖組織的基礎。

據2001年資料,在美軍發動反恐戰前,本.拉登在世界50多個國家建立了恐怖組織網絡,主要有以下數個。在阿富汗有多個恐怖分子訓練營地,亦是本.拉登的藏身之地。在波斯里亞,資助建立反塞爾維亞的伊斯蘭恐怖分子訓練營。於車臣和塔吉克斯坦建立反叛組織訓練營。於巴基斯坦白沙瓦,與兩個埃及和三個印度次大陸的激進組織,及150名神職人員開會,成立“伊斯蘭反猶太人和十字軍國際陣綫”企圖統一全球的伊斯蘭的恐怖組織。在埃及資助和訓練以推翻穆巴拉克世俗政府為目標的“阿爾.加馬─阿爾.伊斯蘭米亞”組織。該組織有幾名成員是“阿爾伊達”的核心層人物。於厄立特里亞,訓練穆斯林軍隊。向約旦、利比亞、阿爾及利亞、突尼斯、菲律賓等地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組織,提供資金和援助。107
至於巴勒斯坦民俗主義的激進組織,亦有一定的國際聯繫。“人陣”曾與日本赤軍合作。而愛爾蘭共和軍,亦曾在巴解的中東營地受訓。傳統上,中東恐怖組織和世界各地的恐怖組織都有一定聯繫,但與本.拉登所建立的國際網絡,規模上無可比較,而且本.拉登所建立是單純的原教旨主義組織網絡,在同質性和同目標的條件下,合作程度自然更高。

3.3民族仇恨和文明衝突
 穆罕默德與遷士移居麥地那後,他宣告對那些曾反對他教義和驅逐他的人進行聖戰,除與麥加人作戰外,由於麥地那的猶太人拒絕把他視為先知和背叛,他把兩個猶太部落白努.蓋努嘎爾(Banu Qainuqa’ )和白努.納迪爾(Banu Nadir)驅逐,另一個白努.古來扎部落(Banu Quraiza)男人遭屠殺,女人成為奴隸。108除此之外,至近代歷史上阿拉伯和猶太民族並沒有重大的衝突。

反而,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卻因教皇和西歐諸國國王以基督徒朝拜耶路撒冷和聖墓作借口,發動的十字軍東征(1096-1291),雙方衝突持續約二百年。十字軍對當時的伊斯蘭社會造成嚴重破壞,1099年十字軍攻佔耶路撒冷後,進行掠奪屠殺,並建立耶路撒冷王國和多個封建公國。

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民族衝突,是19世紀猶太復國主義興起,世界各地猶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後,才開始浮現,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和猶太人,互相攻擊和仇殺。而在以色列立國後,雙方的衝突白熱化,導致以色列和鄰近的阿拉伯國家發生多次中東戰爭。

由於歷次中東戰爭的失敗,阿拉伯國家未能收復被以色列侵佔領土,喪權辱國,加深民族仇恨。特別在第三次中東戰爭中,以色列攻佔同是三大一神教聖地的耶路撒冷,焚燒位於老城聖殿山上,伊斯蘭第三大聖寺阿克薩清真寺,激起了穆斯林的宗教熱情,伊斯蘭復興運動在全球伊斯蘭世界如烈火燎原。埃及《祖國雜誌》文章《戰敗是轉捩點》道出了穆斯林的心聲:“猶太人忠於自己的宗教信仰因而獲勝,我們之所以戰敗是因為我們對真主的信仰還不夠強烈。”109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民族衝突,從始加入了一個更難解決的因素─宗教。

至於伊斯蘭文明和西方的文明衝突,(其實最多只是與美式文明和猶太文明間衝突,主要西歐國家並無企圖控制中東,亦無意改變伊斯蘭社會。)是美國偏袒以色列和企圖控制中東的政策而造成,加上伊斯蘭國家在現代化的道路上出現嚴重的政治經濟問題而未能解決,反而加劇社會問題,所導致的民眾對現代化的逆反心理。這種心理因為歷史上十字軍的情結,而使伊斯蘭與西方文明存在衝突拉上關係。

當伊斯蘭與西方基督教文明存在衝突拉上關係後,衝突被提升到整体層面,被誇大了的衝突,激化了人們對衝突的看法。阿亞圖拉.B.奧薩德(Auatollah Baqeral-Sadr)寫道:“我們有兩個選擇:或者順從─伊斯蘭的滅亡;或者摧毀它─按照伊斯蘭的要求重建。”110

這種被誇大了的衝突,因為無論在西方和伊斯蘭都有市場。特別伊斯蘭是被壓迫的一方,真正感受到美國和以色列的威脅,信服者眾,儼然成為了一種意識型態,強化了對西方的仇視心理,既然是伊斯蘭的生死存亡,任何對西方的激烈手段都有可能出現,恐怖主義者正是因此而向西方發動襲擊。這種真實的衝突,一次再一次的發生,反過來使文明衝突論觀點在雙方逐漸流行,讓兩者的文明衝突愈來愈實質化。

因此,文明衝突是一個十分特殊的特點,它最初產生是基於人們的想像,但當衝突持續,愈來愈多人相信時,它漸漸變成實体,由單純的利益衝突演變成真正的文明衝突。但這有一個大前提,就是雙方的衝突要長期性、全面性和持續惡化。在文明衝突論中,與西方文明有衝突的,不只是伊斯蘭文明,還有儒家文明。但為何儒家文明並沒有如伊斯蘭文明與西方文明般,染上文明衝突的色彩,正是這個原因。對於文明衝突可以這樣理解,原本不存在的衝突,基於利益衝突的長期性、全面性和持續性,讓人們普遍認為文明衝突存在而產生。而當衝突提升到文明層面,便容易落入生死存亡的二元思維。因為在長期、全面和持續的衝突中,雙方所積累的敵意和仇恨足以產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觀。

3.4反西方(反美)特點
恐怖活動很多時都與反西方有關(如峇里大爆炸)但當中主要的是反美,但究竟有多少恐怖活動與反美拉上關係呢?據統計,1968年至1997年三十年間,全球反美恐怖活動約5655宗,佔全部恐怖活動的36.75%。冷戰後,反美恐怖活動在數量和比例上都有所下降,但造成的人員傷亡卻更嚴重。1968年至1979年二十年間,因恐怖主義喪生的美國人只有數十人,在1980年至1989年只是十年間,死亡人數達570人。1111990年-2001年9月11日,據美國國務院公佈的資料,這期間發生的重大恐怖事件有90宗,當中涉及反美的約有32宗,美國公民死亡人數622人,受傷人數約1700人,這還未計算九一一事件中,死傷的數千人。112

有一宗不起眼的恐怖襲擊,反映了當中的反美特點。在1997年2月23日一名獨行槍手於帝國大廈天台向途人射擊後自殺,導致1人死亡,數人受傷。該槍手身上有紙條,寫有向巴勒斯坦的敵人報復的字句。這是一宗很小型的反美恐怖襲擊,但如果該槍手真的不是任何激進組織的成員,只是一個獨行者的話,那伊斯蘭社會的反美情緒可說到了沸點。

在1990年-2001年9月11日涉及伊斯蘭的重大反美恐怖活動有:
1993年2月26日世貿中心被炸,6人死亡,1000人受傷。涉嫌組織:埃及神職人員奧馬爾.阿布德拉克曼的追隨者。
1995年11月13日沙特軍事設施遭受攻擊,數人死亡,約50人受傷。涉嫌組織:阿拉伯半島伊斯蘭變革運動、海灣猛虎。
1996年6月25日,沙特胡拜爾軍事基地爆炸,19名美國公民死亡,386人受傷。涉嫌組織:阿拉伯半島伊斯蘭變革運動、海灣猛虎。
1998年8月7日美國駐肯亞和坦桑尼亞大使館被炸,250多人死,5000餘人受傷。涉嫌組織:伊斯蘭聖地解放軍。
2000年10月12日美國科爾號驅逐艦受襲,17人死,37人受傷。涉嫌組織:奧沙瑪.本.拉登。
2001年9月11日九一一事件,數千人死傷。涉嫌組織:奧沙瑪.本.拉登。

中東恐怖主義有強烈反美特點主要是,恐怖分子不滿美國長期偏袒以色列和在當地駐軍,介入中東地區。在1948年-1985年期間,美國政府向以色列提供援助超過300億美元,贈款達四成以上。當中有大量軍事援助,單是1982年美國對以色列軍事援助,佔據該年以色列國防預算37%。但美國對以色列鎮壓巴勒斯坦人卻充耳不聞,雖然曾在某些時候(如克林頓時代)推動過中東和平方案,可是總体上說,美國沒有實質阻止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暴行。

1991年海灣戰爭後,美國於沙特駐軍。沙特宗教界107人曾上書國王,要求改革,並要求改變親美政策。後來沙特國王逮捕有關人士,使矛盾激化。而本.拉登在《聖戰檄文》中認為美國政府是不公正、可恥和殘暴的原因,都與美國軍事介入中東有關。1)美國在海灣戰爭中佔領了伊斯蘭兩大聖地和阿拉伯半島。2)美國不顧伊拉克人民苦難,在海灣戰爭後仍轟炸伊拉克。3)美國以戰爭手段削弱阿拉伯國家,轉移人們對巴勒斯坦問題的注意力。113

美國長期偏袒以色列,已在中東造成普遍的反美情緒,而在冷戰後,對中東地區的直接軍事介入,使反美情緒更加升溫。本.拉登說「我們要求從美國這個敵人的手中解放我們領土」,「盡我們所能反對(美國)佔領(伊斯蘭國家)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他們進行懲罰是我們宗教責任」。114表露了該區恐怖主義者的普遍想法。

中東恐怖活動帶有強烈反美色彩,在於中東恐怖活動的產生根源於美國的中東政策。核心的關鍵,是美國要控制中東地區這個全球戰略和石油資源要地。正是這個核心的國家戰略,才導致美國支持以色列立國,並出現長期偏袒以色列的政策。亦因此使美國支持區內獨裁的親美政權。這便是為何1991年海灣戰爭後,美國駐軍中東地區的原因。九一一事件已表明,中東恐怖主義者的政治目的是反對美國對區內的霸權,並連帶反對當地親美政權。九一一的參與者主要來自埃及、沙地阿拉伯和也門等阿拉伯親美國家,並非來自美國宣傳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國民就是最好的明証。至於反西方文化,其實是反美心理的擴大。由於美國的強大,美國文化成為了西方文化的主流,加上美國霸權包含文化霸權,中東恐怖活動便帶有反西方文化的特點。

3.5本段結論
中東恐怖主義的特點帶有強烈的文化因素。由於宗教在中東地區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恐怖主義亦要借助宗教來號召支持者和把自身的行為合理化。中東恐怖組織的國際網絡,更是建立在伊斯蘭文化和猶太文化網絡之上。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網絡集中在阿拉伯地區,而本.拉登更把網絡擴大至全球的伊斯蘭社會。猶太恐怖主義組織的國際網絡,亦是建立在較多猶太裔聚居的國家。至於文明衝突就表面來看已經是一個文化因素,甚至反美特點亦有文化色彩。伊斯蘭恐怖分子反美包含反西方文化,因為美國國力強大,成為西方文化主流,而且美國霸權包含文化霸權。其實,歐洲文化和美國文化有一定的差別,而且歐洲國家亦沒有企圖向中東地區推行文化霸權。因此,確切地說應該是反美國化。總之,無論是反西化或是反美國化,文化因素在中東恐怖主義特點中有着突出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