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Jul 2006, 02:29 AM | 論文及研究專區 | (412 Reads)

論恐怖主義對中東政治的影響
兼論中國的中東政策
 

 

結束語
在現實主義當道的國際政治,中東地區部份國家和弱勢團体在面對國際制度中的不公平及霸權對區內的干涉,以恐怖主義作為非對稱對抗的手段;而霸權國家亦以恐怖主義為借口加強對區內的干涉,甚至進行侵略。

美國作家諾曼米勒於《贏得了帝國,失去了民主》文章中,形容美國為舊日羅馬,中國是當年希臘。145中國未必是希臘,但美國卻在以反恐名義尋求成為羅馬。中國在實力不足下,應該盡力造到“韜光養晦下的主動”,避免秦滅六國形勢的形成。

美國與伊斯蘭的衝突和矛盾將會持續一段時間,反美的恐怖襲擊仍會繼續,雙方在超限戰和傳統戰爭中游鬥。在上世紀初至今,伊斯蘭文明一值對西方的壓力進行反抗,展現出伊斯蘭文明的生命力和哀鳴。以色列壓制不了巴勒斯坦人民,美國又如何能壓制整個伊斯蘭世界。

“這是最好的時候,這是最壞的時候”。美國在尋求全球霸權的首階段,馴服伊斯蘭世界期間,給了中國時間繼續發展綜合國力。在全球面對美國單邊主義下,中國的發展已不是本身民族振興問題,而是能否造到文明平衡、權力均勢,達至和平的問題。法國,俄國和中國三個常任理事國,有責任維護聯合國的和平機制,把世界拉回正軌。

最後引用王弼注老子六十一章曰:“江海居大而處下,則百川流之;大國居大而處下,則天下流之,故曰『大國者下流』也。”美國的發展正是造不到“大國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