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6th Jun 2006, 08:54 AM | 國際視野 | (301 Reads)

大選後的以巴局勢
無雙直傳

 

今年分別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選舉年,選舉結果大家都已經得悉,巴勒斯坦方面,結果出乎西方預料由反西方、激進路線的哈瑪斯勝出,而以色列方面卻相反,早幾年獨領風騷的強硬派大敗,而由沙龍新成立不久的溫和路線政黨─前進黨勝出,兩者內政都發生了變化,以巴衝突將會何去何從呢?本文先從分析兩者為何如有此結果,再試圖綜合進行分析,估計不遠的將來以巴局勢的發展。

今年一月,哈瑪斯在一百三十二席的自治議會選舉中奪得七十六席,大勝長期執政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 PLO)中的法塔赫(AL-Fatah)派系。選舉結果使世界震驚,特別是西方國家反應特別強烈。據報導,義大利總理貝魯斯孔尼稱這是「非常、非常差的結果」;歐盟對外關係專員瓦爾德納表示,哈瑪斯必須「準備」與以色列合作,「致力和平」1。美國的第一個反應是力勸現任執政黨法塔領袖、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繼續留任,並強調不與哈瑪斯組成的政府打交道,同時揚言將停止對哈瑪斯領導的政府提供經援;除非哈瑪斯解除武裝,放棄暴力,並承認以色列的存在。2 今次選舉巴勒斯坦投票率高達95%,表明哈瑪斯在國內有強大的民意支持,亦表明巴勒斯坦的政治力量,從世俗主義向原教旨主義傾斜,這正是西方世界對結果感到震驚的原因。哈瑪斯能勝出選舉,可從國際環境和國內環境找出原因。 從國際因素看,從過去數十年來看伊斯蘭復興運動的發展,哈瑪斯能勝出結果其實不足為奇,當年伊朗原教旨主義革命成功,何嘗不震驚西方世界,何況伊斯蘭復興運動至今仍在伊斯蘭世界不斷發展。

原教旨主義在回教世界勝出選舉也不是第一次。1990年6月阿爾及利亞舉行獨立後第一次多黨參予的地方議會選舉,當時阿國內的原教旨主義政黨,「伊斯蘭拯救陣線」就獲得54%選票,獲得1541個地方議會的854個議席。在面對原教旨主義能透過民主選舉,獲得執政地位下,親西方的政府在西方支持下,為了壓制原教旨主義勢力,於1991年4月2日修改選舉法例,導致血腥鎮壓,後來更由軍隊宣佈接管政權,宣佈選舉無效。

而從國內因素看,能於1964年把各支反以色列游擊隊派系,統一起來組織成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阿拉法特已死,而且阿拉法特到晚年威信大不如前,這主要涉及巴解高層的貪污問題,和內部激進派系不滿他對以的溫和路線,從而對阿拉法領導地位的挑戰。雖然,面對如此多挑戰,但阿拉法還在時,仍可使巴解團結,強人不在,就自然沒有人可真正領導由各不同派系所組成的巴解。

反之,哈瑪斯不只是只懂進行恐怖襲擊的組織。哈瑪斯前身是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會,是宗教慈善團體。直至,1987年其精神領袖阿辛,主張對以色列進行聖戰,以收復被以色列侵佔的領土,才改名為哈瑪斯(Islamic Resistance Movement 的阿拉怕文前綴寫音HAMAS),即使改名後,仍然進行社會福利事業。如果了解上面歷史,看到哈瑪斯勝出不足為奇。從國際上看,伊斯蘭復興運動仍然活躍,從巴國內部看,巴解高層貪污問題長期不能解決,在阿拉法死後,沒有人能團結巴解內部,而且哈瑪斯不只較廉潔,對巴國人民來說還是慈善組織,認為她是恐怖組織只是外面人的事。

到了今年3月以色大選,結果由沙龍脫離右翼利庫德集後,創立的前進黨勝出,表示了以土地換取和平,撤出殖民區的政策得到以色列人民的支持,以色列可望繼續該政策。其實,1993年在克林頓斡旋下,以巴領袖在華盛頓簽署,奧斯陸協議,確立了以「以土地換取和平」的原則,解決以巴衝突。隨後,拉賓被以色列激進人士刺殺身亡,加上以色列激進派上台,單方面遺反協議,不單止不撤出殖民區,還反加建擴建殖民區,導致近數年以巴衝突升級。直至,原本是強硬路線的沙龍,終於接受「以土地換取和平」原則,改行溫和路線才緩和了局勢。

對於美國要求哈瑪斯解除武裝,放棄暴力,並承認以色列的存在。哈瑪斯當然不接受。而美國和歐盟亦只能,以取消財政援助來試圖馴服哈瑪斯,今年美國「外交事務」雙月刊三、四月號,更有一篇名為「哈瑪斯能被馴服嗎?」的文章。在面對後反恐戰的伊拉克和阿富汗不穩的局勢,還有伊朗核問題,美國除不發給巴勒斯坦經援外,都沒有多少精力和方法,可以使哈瑪斯屈服。但如基辛格所言:「現今已沒有主要國家能供應武器給阿拉伯國家進攻以色列或進行政治對抗。亦沒有阿拉伯國家有足夠實力向以色列啟動戰端。」(作者按伊朗可能是例外,但基辛格仍然正確,因為作者認為只有美國襲擊伊朗,伊朗才有機會襲擊以色列以報復。)因此,只要以色列不像數年前單獨採取強硬路線,導致巴勒斯坦人以自殺擊襲擊來還擊,哈瑪斯其實沒有實力對付以色列。

而現今有能力主動的以色列改採溫和路線,激進的哈瑪斯卻上台成了巴勒斯坦政府,作者認為以巴衝突在短期(二至三年內會)稍為平息,兩方關係會進入膠著狀態,沒多大衝突,又互不承認。除非美國或以色列在中東地區有更大動作,例如襲擊伊朗核設施,否則這穩定性不易被打破。而在長遠看(五年內),哈瑪斯有機會因為需要解決國內問題,而作出讓歩,以獲得西方援助,以解決國內問題。但以巴間的根本性衝突不會那麽快被解決。